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原创]怂恿是大恶  

2014-10-09 08:39:37|  分类: 老黑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怂恿是大害

 

听邻居老张讲了个故事,从前有刘、李两家大户为邻,互帮互助,互敬互让,多年相安无事。刘家生有一子,少年顽劣,父母溺爱,整日不务正业,无恶不作,今天向李家抛石头,明天砸李家窗户,后天调戏李家小姐,李家向刘家讲理,而刘家护短,百般抵赖也就罢了,反说李家着惹事非,两家关系日渐恶化。李家老爷认为:刘家少爷日后必为大患,必须除之。于是李家便不再与刘家争执,反与刘家示好,请刘家父子喝酒吃饭。一日,李家老爷看见刘家少爷,爬上路边大树向树下一乞丐身上撒尿,李家老爷并不归劝,反取出一两银子送给刘家少爷,说:“少爷有胆量,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敢作为敢为,不能被人瞧不起。”又一日,刘家少爷又爬上大树向,向路人身上撒尿,李家老爷仍不劝阻,又给十两银子,说:“少爷胆气超人,你如能向挎剑骑马者身上撒尿,我给你一百两银子。”又一日,刘家少爷在树上向树下一骑马剑客身上撒尿,剑客不由分说,飞身将刘家少爷刺于树下。刘家少爷之死,有刘家溺爱护短之过,也有李家老爷纵容怂恿之故,李家老爷虽然除害,其险恶之心更甚。

雍正年间,甘肃省发生了贪腐大案,巡抚以下官员被问罪伏法者近百人。其中一道台的鬼魂,给朋友韩氏托梦,说他在阴曹地府里,将向阎王状告吴公。韩氏惊问:“吴公是好官,你是王公任监察御史时发案的,而吴公则是王公前任的前任,与吴公有何干系,为什么告他?”鬼魂则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任六品功曹时,在国子监修学,曾聆听过时任监察御史的吴公讲课,他说:‘大家都是国家栋梁之材,反腐是要讲的,但不能因几十万两银子,毁了你们的前程,国家培养你们也不容易,大家不要再犯就是了。’有了吴公不痛不痒的话,我心里就有底了,于是,就先受贿、再行贿,一边贪污、一边升官,我虽然升至道台,终被砍头,你说我冤不冤。如果吴公发现苗头,就革除几个官员、流放几个小吏,或许可以把隐患消除,至少我不会被误导。而吴公为博得忠厚之名,坐看脓疮而不治,终发溃烂,如今腐败之势已成,积重难返,欲罢不能。我虽被杀,但不能恨现在的王公,追根溯源,还是吴公之过,不告他,我告谁?”韩氏猛然醒来,感到道台的鬼魂,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后来,韩氏对我提起过托梦的事,但道台没有再托梦给他,不知阎王该怎样结案。韩氏还说:“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细流不塞,终成波涛;小树不拔,将用斧砍。”我想:韩氏看得也很深远呵。


2014108星期三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