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你看不懂的方言  

2013-09-28 20:48:38|  分类: 开心一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了个,我波了盖儿生疼,就哄朋友一起近便儿地到头道街内嘎达找先生扎故扎故,看时候赶趟,没到晌火头子呢,寻思着就顺捎划拉个炊厨,再买点棒子面拉哄地。没成想碰上个欠儿登,真格应人,知不道他是嘎哈地,站在边儿上瞎噜噜,跟个大嘲种似的,也不嫌乎磕碜,先我没希的啷他,心思即你刺,看你有多大尿。
      哼是地,看我老么卡撒眼的没租声,又拽我挎兜子,非要嘎点儿啥,还指画我脑瓜门子说我山炮,整的我无极六瘦地,这不寒碜我吗?瞅他漠漠唧唧的不消停,我成的不嘚劲儿了,就加吧他,别哨了,他猫腰拿土了喀要蹓我,看他那难奏样儿,我心里火出燎地真想给他个脖篓子,往们哥儿们殃及我别勒他,跟前的人也七的呼劝我说:净瞎勒,听那赖逮叫还不养小嘎嘎了呢,这前儿个,治不地干仗,不大离儿过去就中了。
       我较这也是,瞅他那二胰子样,也懒得扯扯他,他萨么萨么,怕挨挺,也草鸡了。瘪犊子,前儿个我说了,他个还大愿的,要隔过去没当村长时,我坐窝就撸他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