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古代幽默判词  

2013-09-27 16:08:39|  分类: 史海浪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官结案时,自然要草拟案情,作出判决。但是大多数判词是刻板冗琐的,但也有少数才华横溢且诙谐幽默的官员,给后人留下了一些短小精悍的判词佳句,使人读之不禁拍手称妙。

因此,判决书虽系公文,但经常也有判词妙趣横生。汉语博大精深趣味无穷,即便是多为刻板枯燥之语的古代官府断案判词中,亦有语锋机巧令人忍俊不禁者,其中有八则十分雷人的幽默判词,值得今天的我们去细细品读。

  北宋崇阳县县令张咏发现管理钱库的小吏每日都将一枚小钱放在帽子里带走,便以盗窃国库罪把他打入死牢。小吏认为判得太重,遂高喊冤枉。张咏提笔写下判词:“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小吏无话可说。

    南宋清官马光祖担任京口县令时,当地权贵福王强占民房养鸡喂鸭,反状告百姓不交房租,示意地方官代他勒索。官司到了衙门,马光祖实地勘验后,判决道:“晴则鸡卵鸭卵,雨则盆满钵满;福王若要屋钱,直待光祖任满。”

    明朝代宗时,江西南昌宁王府饲养了一只丹顶鹤,为当朝皇帝所赐。一天,宁王府的一位仆役带着这只鹤上街游逛,不料被一户平民家饲养的一只黄狗咬伤。狗的主人吓坏了,连忙跪地求饶,周围的百姓也为之讲情。但那位仆役不顾众人,拉扯着狗的主人到府衙告状。状词上写着八个大字:“鹤系金牌,系出御赐。”知府接状,问明缘由,挥笔判曰:“鹤系金牌,犬不识字;禽兽相伤,不关人事。”判词堪称绝妙,给人入情入理之感,仆役无言以对,只得作罢。

    明朝末年凌濛初编著的《初刻拍案惊奇》第十三卷《赵六老舐犊丧残生张知县诛枭成铁案》中,讲了一个儿子深夜打贼误杀父亲,本来杀贼可恕,但却因不孝当诛而被判死罪的故事。 

    某地有一财主赵聪,甚为富有,与其父赵六老分开生活。一天夜里,一人在墙上钻洞,爬进财主家,被家人发现,一阵乱棒,活活打死。待到举灯一看,被打死的贼子竟是财主的父亲!报了官,当地有关官员觉得甚难判决:儿子打死父亲,本应判死罪;而当时只知道是贼人并不知是其父,按理又不应死罪。知县张晋判道:“杀贼可恕,不孝当诛。子有余财,而使父贫为盗,不孝明矣!死何辞焉?”随即将赵聪重责四十,上了死囚枷,押入死牢。

   明代天启年间,有位御史口才颇佳,一名太监心怀嫉妒,设法取笑御史,便缚一老鼠前去告状:“此鼠咬毁衣物,特擒来请御史判罪。”御史沉思片刻后判曰:“此鼠若判笞杖放逐则太轻,若判绞刑凌迟则太重,本官决定判它宫刑(阉割)。”太监自取其辱。

明代时,一年仲春,湖南长沙农村两户农民的牛顶斗在一起,一牛死去,一牛受伤。两家主人为此大吵大闹,不可开交,当地的县令也难断此案。这天,两家主人听说太守祝枝山察访民情路经此地,便拦路告状。祝枝山问明情况,当即判道:“两牛相斗,一死一伤。死者共食,生者共耕。”双方一听,觉得合情合理,于是争端平息,两户人家来往比以前更加亲密。

宋元丰年间,苏东坡在徐州任太守时,接到一法号怀远的和尚告乡民无端殴打出家人的诉状。经查,此僧身在佛门,心恋红尘。一日,怀远偷偷下山喝得酩酊大醉,回寺途中,见一少妇貌美,便动手调戏猥亵,被众乡民撞见痛打了一顿,怀远为免遭寺规惩处,谎称“乡民欺负出家人”,告到徐州府。苏东坡悉情后在原诉状上写下十四字判状语:“并州剪子苏州绦,扬州草鞋芜湖刀。”让怀远回去自悟。怀远回寺后想了几日,仍不明判词其义。后请教塾馆先生,那先生说,这两句话是歇后语,其后半部分是“打得好”。

苏东坡要到杭州来做通判。这个消息一传出,衙门前面每天挤满了人。可是,大家伸着头颈盼了好多天,还没盼到。

    这天,忽然有两个人,吵吵闹闹地扭到衙门里来,喊着要告状。衙役出来吆喝道:“新老爷还没上任哩,要打官司过两天再来吧!”那两个人正在火头上,也不管衙役拦阻,硬要闯进衙门里去。

    这时,来了一个骑毛驴,戴方巾,穿道袍,脸上全是络腮胡子的大汉,他嘴里说:“让条路,让条路!我来迟啦,我来迟啦!”小毛驴穿过人群,一直往衙门里走。原来他就是新上任的通判苏东坡啊!

    苏东坡没来得及贴告示,也没来得及放号炮,一进衙门便坐堂,叫衙役放那两个告状的人进来。他问道:“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谁是原告?”两个人都跪在堂下直磕头。

    一个说:“我是原告,叫李小乙。”另一个说:“我叫洪阿毛。”苏东坡问:“李小乙,你告洪阿毛什么状?”李小乙回答说:“我帮工打杂积下十两银子,借给洪阿毛做本钱。讲明不收利息;但我什么时候要用,他就什么时候还我。如今,我急等着银子娶亲,他不还我银子,还打我!”苏东坡问洪阿毛道:“你为啥欠债不还,还要打人?”洪阿毛磕头分辩道:“大老爷呀,我是赶时令做小本生意的,借他那十两银子,早在立夏前就买了扇子。想不到今年天气凉!这几天又阴雨,扇子放在箱里都霉坏啦。我实在没有银子还债。他就骂我、揪我,我在火头上就打了他一拳!”苏东坡听了,在堂上皱皱眉头,说道:“李小乙娶亲要紧,洪阿毛应该马上还他十两银子。”洪阿毛一听,在堂下叫起苦来,说道:“大老爷呀,我可是实在没有银子还债呀!”苏东坡在堂上捋捋胡须,说道:“洪阿毛做生意蚀了本。李小乙娶亲的银子还得另想办法。”李小乙一听,在堂下叫起屈来,说道:“大老爷呀,我辛辛苦苦积下这十两银子可不容易呀!”苏东坡笑了笑,说道:“你们不用着急,现在洪阿毛回家去拿二十把发霉的折扇给我,这场官司就算两清了。”洪阿毛高兴的抱来二十把白折扇交给苏东坡。

    苏东坡将折扇打开,挑那霉印子大块的,画成假山盆景;拣那霉印子小的,就题上诗词,写好画好后,他拿十把折扇给李小乙,对他说:“你娶亲的十两银子就在这十把折扇上了。你把它拿到衙门口去,喊‘苏东坡画的画,一两银子买一把’,马上就能卖掉。”苏东坡又拿十把折扇给供阿毛,对他说:“你拿这十把折扇到衙门口去卖,卖得十两银子当本钱,去另做生意。”两个人磕了头,道了谢,心里似信非信,谁知刚刚跑到衙门口,只喊了两声,二十把折扇就被一抢而空了。李小乙和洪阿毛欢天喜地各自回家去了。

    苏东坡“画扇判案”的事,一下就在民间传开了。自从东坡画扇之后,人们也学起来,。因为这一种有画有字的“杭扇”,既可以取凉,又可以观赏,很受顾客欢迎,所以从北宋一直流传到现在。(文/刘典)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