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原创]信仰断想  

2013-08-20 15:47:37|  分类: 老黑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到朋友工作的山湾子乡,他单位的后面,是一座红顶白墙比较鲜亮的建筑,有明显的西方建筑风格,与周围陈旧的建筑区别很大,一问才知道,那是一座天主教堂。我对朋友说:“带我去看看吧。”朋友说:“不用,你随便看,他们非常欢迎教外的人士参观。”

我来到这座不大的院子,大门朝东开,院内建有座北朝南的一排正房,是教职人员工作生活场所,正房的西南侧是三层楼高的教堂,两栋建筑都是红顶白墙,方窗圆上亮,窗明几净,路铺红砖,台阶及路边摆放鲜花。那天正好是礼拜天,有很多教徒在作礼拜,院内还有一群人合影留念。一位三十多岁微胖的青年男子,见我进院便主动上前搭话,得知我随便转转,他表示欢迎参观,并热情地介绍教堂建筑及发展情况。他说:“这座教堂有一百五十多年的历史了,义和团时被毁,教民被迫疏散,新中国成立后,国家禁止信教,其宗教活动则由明转暗,教民则在家中过礼拜,改革开放之后,国家提倡信仰自由,有信教的自由,也有不信教的自由,这里的弘教活动才逐步恢复起来,这座教堂是易址重建的,原址在童家营子。”

其实,我对这一带天主教有些了解。一是我家住的村子就叫“天主教营子”,现在全村虽然没有一户信天主教的,但一百多年前,村里曾经有一座天主教堂,教徒众多;二是我的一位远房姑姑嫁给了天主教徒,时常听到天主教内的情况。三是据《蒙古族史》记载:清道光十五年,天主教蒙东教区北段的教会,开始在这一带传播,先后建立了别列沟总堂、枯柳图堂、童家营(即山湾子教堂)和井沿,其中,井沿就是我家所住的村子,因井水达到井口而得名,建教堂后,名气越来越大,井沿”就逐渐被“堂院”代替了,教堂被告毁之后,堂院又被“天主教营子”代替,天主教营子一直叫到今天。

1900年,四个教堂共发展教民四千三百余人,当时围场县在册人口只有三万六千余人,仅县东北部的四个教堂就有教民四千多人,占全县人口的百分之十以上,说明天主教发展之快。1900年年初,义和团在山湾子一带兴起,别列沟总堂为防备义和团打击,集中800余教民守卫总堂,并传知枯柳图堂、童家营堂和井沿:“劝教友加倍热心,预备致命。”69日,贾神父从井沿教堂返回童家营子教堂,路经山湾子拳厂,被义和团团民骑马追赶,贾神父策马逃脱,童家营教堂神父派张福元、尹凤鸣两教民到山湾子探听消息,被义和团拿获正法。次日,义和团及群众攻破井沿教堂,撕杀十分残烈,教民“众心大乱、自墙堕地、越墙而逃”,义和团共击毙教民76人,教堂教舍被焚毁,大火燃烧数日,其余教民逃往大索台村、童家营和围场一带避难,童家营教堂的三位神父见事危急,于20日,带领80余教民手持洋枪到山湾子试图剿灭拳厂,义和团及部分官兵迎击,死伤30余人。29日,义和团联合蒙汉官民及猎夫炮手300余人,攻打童家营总堂,围攻三日不破,教堂内井干无水,教民渴极难忍,虽污水亦争吸而尽,但教民仍拒守不降,82日,义和团及官兵烧毁教堂大门,打死打伤教民教士30余人后,撤围而去。

这位青年男子知道我的情况后,又说:“估计你离家时间很长,近年来,天主教在恢复发展的过程中,其教义也有所改变。首先,信教要爱国,拥护共产党的领导,这是基本教义,教内是兄弟姐妹,教外是和谐平等,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句话信不信教都不能忘。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共产党亲民爱民不假,可摊子太大了,也有管不到位的事情,教会就起拾遗补缺的作用。比如:你们村有位孤寡老人,教会常年为她提供米面油等生活用品,一直供养到她去逝。”

我从小受佛教影响,对佛教很感兴趣,加上佛教的教义与孔子的儒家思想有很多相近之处,所以特别关注佛教,而对天主教则存有排斥心理。记得小时候,有些路人问路,一般都先问:“你是哪个营子的?”当我们回答:“是天主教营子的”。路人往往会再追问一句:“你们是不是信天主教?”每到这时我们则解释一番,生怕与天主教沾上边,后来干脆不说天主教营子了,而说“大杨树哪营子的”。

我感到信教是一种落后的信仰方式,特别是对天主教的排斥心里更大。但这位男子用“教民”一词,而不用新闻媒体常用的“教徒”、“信徒”之类的称呼,拉近了信教与不信教之间的距离,那种信教就是另类的感觉不那么强烈了,我想只要不是残害生命、愚弄民众的邪教,不同教派的人都应是平等的。特别是这位男子介绍救助孤寡老人的事情,说明天主教之所以存在发展,确有其存在的土壤,再用狭隘的信仰观看待天主教,就可能把自己隔离起来,就会脱离社会现实。

在多种文化激烈交锋的今天,宗教需要溶合,需要取长补短,各个民族、各种文化、各类政治派别也应如此,谁放弃了与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政治派别沟通的意愿,谁就可能处于孤立处境。最近中国与个别邻国发生领土领海争端,中国虽然属于不惹事的被动的一方,但却受到众多邻国的孤立,除涉及领土利益外,可能与中国所采取的宣传方式有关。比如:目前中国和日本两国关系紧张,中日两国人民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不象从前那样亲密了。一是日本人不顾历史事实,与中国争夺“钓鱼岛”;二是因为日本政府不承认侵略中国史实,把战犯当作民族英雄供奉在靖国神社,日本领导人还经常参拜,也是就我们常说的“拜鬼”。说到“拜鬼”,我认为主流媒体经常使用“拜鬼”这个词是欠妥当的。日本与中国一样,也是一个有着悠久传统的国家,对祖先还是比较敬重的,虽然被供奉到靖国神社的那部分人,对世界各国是有罪的,我们抓住小辫子不放也情有可原(因为他们没有真正认识错误),但应考虑其后人的情感因素,在评说这类问题时,更应平和理性一些,不能为了嘴巴痛快而不顾日本人的颜面。就象和珅、慈禧一样,虽然他们生前罪行累累,但死后如果把他们从坟墓里扒出来,脱衣鞭尸、挫骨扬灰也是不道德的,如果我们天天把他们叫“鬼慈禧”“鬼和珅”,是不是对满族人民一种有意无意的伤害呢。同样道理,日本二战战犯不少,其后人更多,他们甚至形成了政治联盟,如果我们整天把他们敬拜先人的活动,称作“拜鬼”、“拜鬼”,是不是把这些人的感情推向了对立面。当然,我们尊重他们的先人,并不等于原谅他们先人所犯下的错误,打击日本军国主义势力的复燃,并不等于打击所有与日本军国主义有关联的人。中国有一句话叫“擒贼擒王”,如果打击面过大,就会造成强大的反对势力。当初中国免除继承日本军国主义余钵的日本政府的巨额战争赔款,其前提是日本政府要正视侵略历史,而现在日本人政府走向反面,我们与其整日喊叫“拜鬼”、“拜鬼”,引起日本民众反感,还不如重提战争赔款来的实在,而且更有追索意义。

我一直认为佛教是汉民族的正教,但是,目前一些佛教圣地成了聚敛财富的地方,不得不让人重新审视佛教的作用。如:法门寺、大雁塔、少林寺佛教圣在地,早就没有了弘扬佛法之气,剩下的只有铜臭气,成了拉动地方经济的噱头。你再看看那神圣的佛堂之上,都是些烧香拜佛,祈求多子多福、大富大贵、升官发财、保佑平安的善男信女,“有求必应”、“因果报应”、“人生轮回”佛之圣语,都成了收“香火钱”法语,试想当今社会“因果报应”的关系学,“不敬苍生敬鬼神”的宿命论,“不劳而获”的享乐思想,是不是原于佛教中的某些教义。

很长一段时期以来,人们把共产主义当作一种宗教来对待,我感到是一种贬低共产主义的行为,现在看来不论是信仰宗教,还是信仰共产主义,只是理念上的区别,及其行为过程上的不同而已,最终追求的都是“脱除苦难”的大同思想。共产主义提倡:“通过斗争,解放全人类。”而天主教认为:只有“救赎”才可洗去“原罪”,宣扬敬畏上主,驱除罪恶,劝人悔改,转离恶行,才能求得死后永生。佛教则以“苦”为出发点,论说其根源以及解脱方法,宣扬因果报应,人生轮回,劝人接受现实之苦难,以修来世之康乐。现在,共产主义经过“特色”之后,它与其它“主义”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在“和谐社会”、“大同社会”的目标下,追求财富积累和社会平等。对于宗教而言,则是追求“大同社会”的范围和群体不同而已

当今社会思想多元化趋势明显,某一种文化、某一种思想、某一种宗教都有其优缺点,有其先进的一面,也有其落后的一面,不论现在的思想文化有多么先进,如不注重吸收其他思想文化的优点,不摈弃落后的一面,最终会失去信徒。

 

2013820星期二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