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官箴碑之悲  

2013-06-06 16:33:26|  分类: 史海浪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一

 西安碑林博物馆有一通清道光四年由颜伯焘跋文、张聪贤铭文的“官箴碑”。碑文是:“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此官箴原是颜伯焘祖父颜希深最早于山东泰安府衙破壁中发现,并奉为为官戒律,后来传至颜伯焘,在陕西为官时请人刻成碑,并自作跋文。

据《椒云年谱》记载,就是这个颜伯焘,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时,任闽浙总督,由于他刚愎自用瞎指挥,厦门一战吃了败仗,罪遭革职。颜被革职后返粤,途经漳州,从初一始即有扛夫过境,每日不下六七百名,过境人群连仆夫、使女都乘坐四人抬的轿子,八名兵役护卫,直到初十,颜伯焘同他的家属才姗姗抵达漳州。家属仆从兵役抬夫,多达三千之众,县中招待酒席四百余桌,漳州一住数日,闹得“县中供应实不能支”。

从颜伯焘为“官箴碑”写跋并作为座右铭自警,到厦门败阵罪遭革职,不过是十六七年的时间,为何其行止竟判若两人?这中间有两种可能。其一当初见贤思齐立碑自警,只是一种作秀,是顺应民心的一种姿态,也是掩盖贪婪作恶的一种装饰,或是欺上瞒下顶在头上的一幅“红盖头”。对这种人我们应该多长个心眼儿,不要被他们的假象蒙蔽。

其二,当初颜伯焘见贤思齐、立碑自警或许是出于真意,但由于后来地位、环境、社会风气的变化,人也随之变了,在金钱的诱惑下,变得“见财富思齐”,见钱眼开了。什么自警,什么“官箴碑”,都一股脑儿地丢到爪哇国去了。

变化的另一种原因也可能是官高位重之后,失去了有效监督。或只有形式上的监督,多是说在嘴上,做做样子,走走过场而已。失去监督的权力必然会导致腐败,那些腐败分子大多和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有关。(选取自中国纪检监察报道高深)

之二

劝诫做个好官的警句名言叫“官箴”。这样的官箴有很多,多得都有种类之分了。有戒贪的、有家训的、有励志的、有劝学的、有积德的、有勤政的、等等,多了。总之,是劝当官的不仅要做好人、做好官。
  将官箴刻载石头上,就是“官箴碑”了。由于官箴有很多种类,“官箴碑”自然也有很多种类了。举几例比较典型的:
      
官箴碑:清道光四年(1824年)西安令张聪贤受陕西延绥道台颜伯涛之托,摹颜检(颜伯焘之父)“官箴”拓本刻制而成,立在西安碑林,刻有“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被誉为“官箴碑”的典型。
  戒贪碑:宋太宗登基后,即下令各省、道、州、县衙门都立一石碑,刻“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帝难欺”的碑文,目的在于警戒意欲为非做恶、贪污受贿的官史,故名“戒贪碑”。
  家训碑:北宋名臣包拯素有“青天”美誉,家中东壁竖一石碑,其文曰:“后世子孙仕宦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与大茔之中。不从吾志,非吾子孙。”这就是有名的“家训碑”。

别的不说,单说这“官箴碑”。

据说,刻有“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的官箴碑,经朱镕基总理多次引用后,一度吸引了许多党政领导干部前往观瞻。该馆还以拓片手工绫裱方式使“官箴”更加庄重典雅,官场中人或购买、悬挂,或赠送、互勉,曾给西安碑林藏馆带来大笔收入。

此官箴版权并非颜氏所有,最早出自明朝曹端之口。曹端系山西霍州人氏,曾任霍州、蒲州学正二十余年,学宗朱熹,是当时著名的学者、理学家,《明史》本传称“论者推为明初理学之冠”,其学生遍布各地。永乐十二年(1414年)曹端的学生郭晟乡试中试,授西安府同知,上任前去拜别恩师并讨教为政之道。曹端曰:“其公廉乎!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由此,这则至理名言被作为官箴久远流传。

后来,有个本来姓严,讹误为姓年,叫年富的人,《明史》本传称“富遇事,果敢有为,权势莫能挠,声震关中。”户部缺尚书,李贤推荐年富,而臣僚百般阻止。英宗帝却说他好:“户部非富不可,人多不喜富,此富所以为贤也。”特召任之。年富在任陕西左参政总理粮储、河南右布政使、右副都御史巡抚大同多有政绩。在山东任巡抚时,将曹端那句官箴稍作些许改动,补增“公生明,廉生威”之句,并用楷书书写刻碑立于泰安府衙。

到了清朝,颜希深、颜检、颜伯涛祖孙三代都曾先后在朝中担任重要职务,分别在山东、浙江、陕西任上将年氏之言刻石立碑。

对上述这些人为官是否清廉咱不去说,也说不清。对颜伯涛为官是否清廉可是有人说的。

颜伯涛升任闽浙总督后,在鸦片战争中的厦门之战坐镇督战,战前做了大量准备,并认为“若该夷自投死地,使其片帆不留!”无奈,1841826日下午,英军采取海军正面攻击、陆军抄袭从侧翼登陆的战术,“守军进行了顽强抵抗,以鸟枪、弓箭甚至石块还击,终不支!”颜伯涛目睹“英夷”锐不可挡的攻势,率百官连夜逃跑。英军第二天凌晨占领厦门。清军一战即败,损兵失地,颜伯涛因此被革职还乡。他的老家在广东连平。还乡时途经漳州,有人目睹并记载了颜伯涛还乡的盛况,这个人叫张集馨。

张集馨字椒云,别号时晴斋主人,江苏仪征人。1800年(嘉庆五年)生,死于1878年(光绪四年)。1829年中进士后在翰林院供职。1836年后近三十年间,外放为山西朔平知府。在山西、福建、陕西、四川、甘肃、河南、直隶、江西等省任知府、道员、按察使、布政使、署理巡抚等职,直到1865年(同治四年)被劾革职为止。张集馨在《道咸宦海见闻录》中,记录了他在福建任道台时接待卸任闽浙总督颜伯涛的一段经历。

道光二十二年(公元1842年)二月末,颜伯焘回乡途中经过张集馨的辖区漳州城。张集馨记道:“二月杪,县中接上站差信,预备马夫供张。至初一日,即有扛夫过境,每日总在六七百名。初至十日,余与英镇迎至十里东郊,大雨如注。随帅兵役、抬夫、家属舆马仆从几三千名,分住考院及各歇店安顿,酒席上下共用四百余桌。”由于下雨,颜伯焘这数千人在漳州连住五天,仅招待费就“实用去一万余金”,县令为此叫苦不迭,找到颜前总督的手下疏通关节,才将颜伯焘请走。颜伯焘留下的亏空则由当地官府通过吃乡勇空额逐年补上。空额总数达一千二百名。

历史上这样的事儿,那是太多了,懒得说了。不信?你去看历史书吧。

现实这样的事儿,那是更多了,更懒得说了。不信?看你身边的人和事儿吧。

历史就是这样,很多东西都会多次再现和反复重演。“正如有时子孙或其后辈比儿子更像其祖先,现实发生的事情常常比早先发生的事情更接近古代的形态。”这是培根说的,我觉得很有道理。

古往今来,官场上“假廉以成贪,内险而外仁”的阴阳脸,数不胜数。你还不信?你挨个数数那些贪官,有哪个没有坐过主席台?哪个没有做过反腐倡廉报告?哪个没有做过领导班子民主生活表态发言?说起清正廉洁头头是道,讲起法规纪律条条是理,信奉的官箴格言句句是真。殊不知这些都是做给那些善良的老百姓看的,私下里却在不择手段地弄权渔利。

对一些人(事)本来是看不清的,不懂;后来,参加了工作了,不仅看得清而且还看得起了,都是老同志老领导嘛,况且人家还真是有德行有水平;再后来,从看得起到看不惯,因为有些人(事)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再再后来,从看不惯到看不起了,办的那算什么事儿?再再再后来,从看不起又回到了看不清。

真是个看山不是山了。看开了啊。(选自李建平的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