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原创]唐太宗贞观十七年办的一件错事  

2013-02-20 14:42:00|  分类: 老黑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太宗在贞观十七年办的一件错事

农夫老黑

贞观十七年就是唐太宗李世民当皇帝的第十七个年头,李世民在位期间,消除割据,完善制度,厉行节约,休养生息,国泰民安,虚心纳谏,开创了历史上少有的太平盛世,奠定了唐朝二百多年的基业。应该说李世民在位的二十三年中,基本没有发生社会动荡和影响全局的决策失误,但是,在贞观十七年发生的几件事,处理的不是很到位,特别是选接班人的大事上欠考虑,对唐朝发展趋势影响较大,可以说是唐朝由盛转衰的起点

第一件事:魏征去逝。正月,魏征病故,太宗制碑文,亲自书写在石碑上。太宗对侍臣讲:“人以铜为镜,可以端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见兴亡;以人为镜,可以明白得失;魏征去世,我失去一面镜子。”七月,太子李承乾谋反被废,太子的老师中书侍郎兼左庶子杜正伦因教诲不当被贬,吏部尚书侯君集力劝太子谋反被诛杀,魏征曾推荐二人有宰相之材,太宗怀疑魏征结党,又传言说魏征把自已记录的进谏太宗皇帝的谏辞,拿给起居郎褚遂良看,太宗一怒之下,取消了魏征之子与公主的婚约,并推倒亲撰的墓碑。两年后,太宗统兵东征高丽,战事不利,诏命还师,太宗出师未捷,深感悔恨,叹息道:“如果魏征健在,他不会让我采取这次行动的。”并派驿使赶往昭陵祭祀,重新立起墓碑,等于给魏征平反昭雪了。

第二件事:褒奖功臣。太宗在位十几年,大唐渐渐走上强盛,为表示不忘开国旧臣的功劳,太宗下令建凌烟阁,画二十四功臣像于凌烟阁之内,太宗作赞,褚遂良题阁,阎立本绘画。二十四位功臣是:长孙无忌、李孝恭、杜如晦、魏征、房玄龄、高士廉、尉迟敬德、李靖、萧瑀、段志玄、刘弘基、屈突通、殷开山、柴绍、长孙顺德、张亮、侯君集、张公谨、程知节、虞世南、刘政会、唐俭、李绩、秦叔宝。

第三件事:另立太子。太子李承乾喜好声色狩猎,逐渐失宠,太宗之弟汉王李元昌也经常作违法的事,太宗曾多次责备他们,二人耿耿于怀,关系越来越密切。魏王李泰多才多艺,深得宠爱,怀有夺取太子位之心。李承乾惧怕李泰取代自己,便私下豢养刺客纥干承基及壮士百余人,企图刺杀魏王。吏部尚书侯君集对太子不满,想制造机会谋算太子,就劝其造反,太子同意,并预谋假称生病,赚太宗探望,以便起事。不巧,纥干承基因罪下狱,为了将功补过,揭发了太子谋反之事。

太宗查实,便废太子李承乾为庶人,赐李元昌自尽,杀侯君集等人。李泰见有机可乘,便每天入宫侍奉太宗,太宗承诺册立其为太子,并有数位大臣支持,但长孙无忌坚决请立晋王李治,太宗考虑若立魏王李泰,则等于承认太子之位是可以通过手段谋取的,会被后世效仿,故立晋王李治为太子。并说:今后如王子中有觊觎太子之位的,一概弃之不用,魏王李泰被贬为东莱王,幽禁之。后来,太宗曾怀疑新太子李治仁弱,担心他不能守住社稷,私下对长孙无忌说:吴王李恪英勇果断,很象自己,欲立为太子。长孙无忌认为:太子不能多次变动。太宗便作罢。

太宗为培养太子,任命长孙无忌、房玄龄、萧瑀、李世勣、褚遂良等十一位大臣为太子的老师和僚属。太宗也悉心教导,看见太子吃饭,就说:你要了解种田的艰辛,则常有饭菜吃;看见太子骑马,就说:你要体谅马的劳累,不使它力竭,则可以驾驭它;看见太子泛舟,就说:水可以浮舟,也可以翻舟,百姓好比是水,君主如是舟;看见太子在树下休息,就说:墨绳测量过的木材才正直,从谏如流的君主才圣明。

第四件事:违制看史。太宗向史官褚遂良要记录皇帝言行的《起居注》看,褚遂良不给,并回答道:史官实录君主的言行,记录善恶表现,是希望君主不敢作坏事,没听说君主自己拿来看的。太宗说:“我有不好的表现,也记下来吗?”褚答道:“我的职责如此,不敢不记!”太宗又对兼修国史的房玄龄道:“我的想法与前世帝王不同,我是想知道从前自己的过失,作为今后的借鉴,你可编撰上奏。”谏议大夫朱子奢谏言曰:“陛下一人看《起居注》倒也无妨,如果把这种习惯传给子孙,若有掩饰过错的、护己之短的君主,史官就会受到刑罚或被杀,那么,官员们为保全自己而顺从皇帝旨意,千百年来的史书还有什么可以相信的呢?”太宗不听,房玄龄和许敬宗就节选《起居注》,编《高祖》和《今上实录》给太宗看,并要求如实记录“玄武门事件”。

第五件事:欲征高丽。九月,新罗国请求唐出兵讨伐高丽,太宗先派使者到高丽给予警告,并决定亲征。褚遂良劝谏道:如果把天下比作身体,两京就如同内脏、州县如同四肢,新罗等外国则是身外之物。高丽如需征讨,可派大将统五万兵马即可。现今太子刚刚确立,国势不稳,陛下不顾国家安危冒险亲征,实非上策。群臣也纷纷进谏,太宗一概不听。于是,于次年十一月开始对高丽用兵,太宗未采纳先攻弱城,后攻安市城的正确建议,持续围攻安市城而不下,历时近一年的东征不得不于贞观十九年九月撤兵。此役不胜,不但徒耗钱粮,还使大唐国威受损。

贞观十七年的这五件大事,看起来没有什么联系,实际上,反映了太宗从一个从谏如流的君主,向固执己见的为政风格转变。正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太宗的孤行和不听劝谏,使他在这一年处理的重大问题出现了偏差,为后世留下遗患。一是建凌烟阁褒奖功臣,引发了大臣们居功自傲、争功诿过、保全富贵的心里,掀起了政坛上的颓废攀比之风和社会上的奢靡享乐之风。二是另立太子李治,而使能力较强,且无辜的魏王李泰受到处罚;明明发现英勇果断的吴王李恪可当大任,却弃之不用;本来太子李治比较仁弱,担心他不能守住社稷,却不另行册立,还用培养圣人的办法来教导李治,使他陷入更多的框框之中,难以生出创新开拓勇于担当的国君本色;三是违制看史,增强了太宗好大喜功的心态,无形中给官员造成压力,特别是史官已经把违制看史的弊害讲的非常明白后,太宗还一意孤行,破了规距,给从太宗之后的国史的真实性留下了疑问,尤其是太宗自己的历史就更难讲了;四是东征高丽是太宗好大喜功心态膨胀的表现,贞观年间,唐朝先后两次进攻高丽,对大唐帝国来说弊多利少,徒耗钱粮,得不偿失。

这四个问题产生的原因,可以归结到第一件事上,就是谏臣魏征去逝和太宗推倒魏征墓碑。魏征去逝前太宗对魏征褒奖之高前所未有,但魏征户骨未寒就给推倒了,后来又重立起来,虽然对魏征没有影响,因为他死了,但对其他朝臣影响比较大,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象魏征那样的谏臣。魏征为人刚直,敢于直面龙颜,太宗在他面前也比较谨慎,生怕魏征抓住把柄。有一次,太宗退朝回到后宫,发恨要杀掉魏征,多亏长孙皇后问明原委,给太宗戴了一个只有明君才有谏臣的高帽子,太宗才打消了杀魏征的念头,你想想!太宗跟前有了魏征这个捣蛋鬼,整天与太宗对着干,太宗能舒服吗?再加上魏征的示范作用,在贞观年间,形成了争相进谏之风,太宗也是人,在江山社稷问题上,自然能听大臣们的进谏,但在个人生活小节上,被臣子们盯的那样紧,不敢开心的吃,不能放开了玩,这皇帝当的还有啥滋味,时间长了自然就烦了,为了顾全“明君”的帽子,还能克制自己,待长孙皇后和魏征死了,内无贤后,外少谏臣,太宗想舒舒服服地过几年“皇上”的日子的想法就萌发了。所以,太宗借着李承乾谋反,顺藤摸瓜找到了魏征的把柄,推倒魏征墓碑,借以警示那些谏官们不要多管闲事。

其实,太宗还是有作为的,他是中国历史少有的政治家、军事家、雄辩家、书法家、诗人外加皇帝,是一个文武全才,以太宗的才学和阅历,足以给群臣当老师,给这样的皇帝当臣子当然是不容易的。太宗往朝堂上一座,扫一眼下面的群臣,还没等大臣人开口,他就知道大臣们要放什么屁,想好了对策等着,待大臣战战惊惊地跪在下面,刚说出几句话,还没等抬起头来看清龙颜,太宗已经知道大臣要拉什么屎了,就“一二三四;春夏秋冬;古今中外;天地人神”地讲一通,有些观点和处理问题的思路,大臣连听都没听过,又怎么能提出不同的意见呢?只有唯唯喏喏,点头称是的份了。不是农夫老黑瞎掰,有史书为证。

史书上讲,太宗文学过人,富有辩才,与群臣商讨政事,论古说今,虽让大家发表意见,多数难以应对。侍中(门下省的长官,相当于中央书记处和中央政策研究室的负责人,是负责审核皇帝诏令的机构)刘洎上书谏曰:“以至愚至卑的臣子应对至圣至尊的陛下,您即使虚心听取臣子的意见,恐怕臣子还不敢对答呢,何况您运用过人的智慧,恣纵非凡的口才,修饰文辞的对答,引用史实,力排众议,让我们这些平凡之人如何应对?”太宗当即挥笔答复说:“不经过思虑无法统治天下,不借助语言无法表达思想。我将虚心接受并努力改正。”太宗对长孙无忌等人说:“人苦于自己不知道自己的过错,你们可以向我明确指出错处。”长孙无忌回答道:“陛下文武全才,我们效忠您还来不及,又有什么过错可指出呢?太宗说:我向你询问我的过错,你们却曲意奉承。并当场点出了八位大臣的优缺点。史书上的这些话,不免有曲意奉承之嫌,但可以证明,能与太宗共同商议国政,并能发表有效意见的人,确实不多,能找出太宗错误的人就更少了。

当然,魏征活着也不一定能阻止上述问题的发生,但是,肯定能纠正太宗的一些过失。如:东征高丽。如:立李治为太子。册立李治为太子和保住李治太子之位的是长孙无忌,我们不能不说长孙无忌没有私心,因为长孙无忌是李治的亲舅舅,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首,也是当朝首席辅宰,当时,在太宗面前有份量的大臣,死的死,退休的退休,只有魏征、房玄龄、高士廉、李靖等人可与长孙无忌抗衡,但是,房玄龄为官圆滑,高士廉是长孙无忌的父亲、李治的亲外公,李靖年俞七十不参与朝庭日常事务,没了魏征的谏言,太宗就很难听到强有力的另一种声音,才使长孙无忌的建议得到太宗的认可。

选错接班人,是太宗皇帝最大的失误,这个失误就发生在魏征去逝三个月后的贞观十七年的四月。在中国历史上,“一人可以兴国,一人可以亡国”的事例较多,唐贞观年间,能出现太宗这样的明君,长孙无忌、杜如晦、房玄龄、李靖这样的贤臣,魏征、褚遂良这样的谏臣,说白了,是当时有一项“三省议政,五花判事”议政制度,这项制度打开了言路,集中了集体的智慧,限制了“一个人说了算”的议政方式,所以,才开创了“贞观之治”,随着这项制度的逐渐废弛,唐朝也走向了衰落。

 

2013220星期三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