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原创]老味道  

2013-01-28 15:47:02|  分类: 老黑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夫老黑

据农夫老黑所撰《太祖轶事》记载:当年太祖朱元璋到皇觉寺出家为僧,有一年,天下大旱,寺中香火不济,方丈放朱元璋等云游四方,化缘求斋。太祖所到之处,路有饿殍,民有饥色,村无炊烟,家无生机,俗家弟子虽怀禅心,却无斋可施。太祖几日没有化到斋饭,饥饿难耐,便昏瘫坐在一农家院外,有气无力地诵经等死。这时,一位大嫂拿出玉米面饼递与太祖,太祖接过金灿灿、香喷喷的饼子,几口便吃进肚里,香甜之味,久驻唇齿,挥之不去。太祖问道:此饼是什么作的?将来我腾达了天天吃。大嫂叹道:这是玉米面饼子,俗家称黄金大饼,企求富贵之意,只怕师傅将来忘了这一斋之味。俗话说:老猫记吃不记打。太祖虽贵为天子,对那个玉米面饼子却久久不忘,当上皇帝之后,便让御厨作黄金大饼,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当年的味道,为此太祖闷闷不乐。军师刘伯温得知此事,查清原委,便请太祖出巡。这一日清早,太祖与刘伯温一行身着便服,轻车简从,骑快马直奔那个村庄而去。话语之间,一行人已飞奔百里之外,人困马乏,此时午时已过,太祖欲停下搭间吃饭。刘伯温说:此次陛下出巡,没设仪仗,没带御厨。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好请陛下继续前行,在沿途遇酒家进餐。说来也怪,沿途虽有村庄,却不见饭店酒肆,太祖也不好惊扰村民,只好忍饥前行。傍晚时分,待太祖一行来到施斋大嫂的村子时,已是筋疲力尽,大嫂又端上当年太祖吃过的那种黄金大饼,忘了九五之尊的太祖,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太祖边吃边说:“老味道!老味道!”待太祖进餐已毕,刘伯温跪倒在地,口称:“老臣该死,让陛下挨饿受累,请陛下治罪。”太祖道:“寡人岂不知爱卿之苦心,若我皇家子孙常受饥寒之苦,乃万民之福,何愁江山不固!”从此,“老味道”和“黄金大饼”流传民间。

我是一介小民,也有“记吃不记打”的毛病,没有受过朱元璋那样的苦难,却有朱元璋那样的感受。记得小时候,村里每年都要搞一次“忆苦思甜”活动,一是请村里的老人,讲一讲解放前受过的苦,二是吃忆苦饭。有一年,村里请了一位在日本侵华时,被日本兵抓壮丁,押到抚顺煤矿当矿工的韩主席(村里的贫农协会主席)。他讲:小日本占领东北后,在长春扶溥仪当了儿皇帝,建立了满州国。当时热河省(现今的河北承德、张家口大部,内蒙古赤峰市、通辽市大部,辽宁省义县等地)是满州国的一个省,与关内北京相接,是小日本进攻华北的前沿阵地,小日本在热河进行了残酷的统治,建立“人圈”,控制民众自由流动,强制种植大烟,抓壮丁修路开矿修工事,他就是在路上被鬼子抓到的。他说:给鬼子当矿工累死累活不说,要命的是吃不饱,经常用野菜粥充饥,粥里没有几粒米,长期吃野菜把人吃得全身浮肿,不能干活了,就圈到一旁等死,身体强壮的,好了接着挖煤,身体弱的,就扔到“万人坑”里。他们刚被抓去时,还有人逃跑,被抓回来就处死,后来,大家都忍着活命等待机会,时间长了,开矿的鬼子也放松了警惕,有一天吃晚饭,几百名矿工“炸营”了(指兵营发生骚乱,失去控制),他借着天黑跑进玉米地,鬼子枪声大作,也不知打死了多少人,他在玉米地里爬了两天两夜,饿了就啃生玉米,渴了就啃玉米桔,等到鬼子的巡逻队撤了,才跑出来。他说:当时他啃的生玉米刚刚灌浆,一啃一包水,可是吃到嘴里也比日本人的野菜粥香,比吃蜂蜜还甜。

开完忆苦会,接下来就吃忆苦饭,那年村里的忆苦饭是榆树钱煮小米粥,每人一碗,当年,我手里端着“榆钱粥”一闻,那清香味真是好,就象城里人大鱼大肉吃腻了,也想到农村吃那种原汁原味的“农家乐”一样,感到好吃新鲜。从那以后,老师再说:你们不好好学习,就不能成为对建设社会主义有用的人,就会回到解放前吃糠咽菜,吃“榆钱粥”。学生们却说:“‘榆钱粥’好吃,我们愿意吃”。搞得老师没了脾气,直说村里搞得“忆苦思甜”不成功。

邻村的生活水平没有我们村好,所以,他们不搞忆苦,专搞思甜。他们思甜时,杀猪宰羊,炖肉蒸馒头,全村人大吃一顿,然后回家吃自已家的土豆窝窝头。现在想想,邻村的思想观念就是先进。你想啊,先让你感受到什么是好饭,然后再回家吃不好的饭,好坏一对比,一定是把好饭记在心里,成为奋斗目标。而我们吃“忆苦饭”,虽然初发点是好的,但大家都不傻,毛主席党中央搞社会主义,不会让大家吃不上饭,更不会饿死人,这一点大家都知道。所以明白不会再回到解放前,吃“忆苦饭”让大家知道解放前吃的是什么,而不知道实现四个现代化之后、实现共产主义之后吃什么,感到能吃上小米饭南瓜汤,比解放前强百倍,所以没有取得相应的效果。同样是利用巴甫洛夫的“动物条件反射理论”来教育大家,但两个村取得的效果却不同,这样的结果村官们没有想到,更没有想到改革开放以后,邻村的人们都发展果树等经济植物作物,而我们村的人大多还在种粮食,后来他们开厂子建冷库搞营销,而我们村的人则外出打工,挣辛苦钱,几年下来,两个村子的贫富差距就拉开了,这可能就是观念的原因吧。

现在,我教育孩子时,就说以前多么多么苦,高梁米、玉米面多么多么难吃,猪肉和鸡蛋都按人头供应,有钱也买不到。可是,现在的孩子有几个吃过苦、挨过饿,一年能吃几顿高梁米、玉米面,偶而吃几顿还当了新鲜。你说挨饿,他说正好可以减肥,你说没大鱼大肉吃,他说正好可以降低胆固醇。想想也是,咱用孩子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教育孩子,那不是对牛弹琴吗?

上历史课时,老师讲古代皇帝昏庸无度,说晋惠帝是从皇宫里长大的白痴皇帝,不了解民间疾苦。一次,大臣报奏百姓因天灾无粮可吃,饿死众多。惠帝摇头哂笑:“百姓愚矣,自寻死路。”大臣不解,问道:“陛下,有何妙法救百姓不死?”惠帝不假思索:“何不食肉糜?”众臣面面相觑,哭笑不得。老师说白痴皇帝昏庸误国,不把人民生活放在心上,现在想来,晋惠帝也是冤枉。别说是生活在皇宫大院中,娇生惯养的晋惠帝,就是现在的孩子,有几个能分清小麦和韭菜,有几个能知道水稻是怎么长出来的,有几个知道谷子和小米是什么关系?这是生活环境问题,也有方法不当的因素。以后我有了孙子,我就把他领到五星级饭店,吃鲍鱼鱼翅,告诉他学习好了就天天到酒店吃,学习不好就天天在家吃米饭馒头,说不定这个方法能管用。

我也不是没吃过好饭,特别是过年时,按照我老家的习惯,大年三十和初一吃素,初二开斋。想当年我家开斋这天都要“呈席”,多数是“半席”或“三四席”,也就是现在的套菜。即:四个大蒸碗、四个小蒸碗、四个碟子共十二个菜。四大碗是所谓的硬菜,包括:红肉片、白肉片、肉方子、肉丸子;四小碗包括鸡鸭、粉条、红白豆腐、海带等;四个碟子主要是炒菜或凉菜,这是我老家过年,或是婚丧嫁娶时,最高的宴席规格了。据说这“半席”源于满清宫廷宴的满全席,当年因为农家财力有限,把全席减半,就成了“半席”。满全席就是“三八席”,即:八个大蒸碗、八个小蒸碗、八个碟子共二十四个菜。清朝入关后,满全席又发展成“满汉全席”,我没有吃过“满全席”和“满汉全席”,不敢枉加议论。如今社会发展了,很多人对大外鱼大肉不感兴趣,“三四席”被几凉几热所代替,同时赋予了现代元素,没有几个人还记得“三四席”,更别说吃过、作过了。

看看“三四席”的菜谱也不过如此,现在谁到饭店聚餐都不点十几道菜呢,而且天上飞的、山上跑的、水里游的、地上长的什么都有。但是,我一直没有找到原来的“老味道”。我有股“邪性”劲,在酒店里找不到“老味道”,那就在家里找,我要求老婆在家学着作,但是她作出的菜,色形与印象中差不多,但是味道不对。我想,问题可能出在原料和作法上,于是,就进山买土猪肉、买农家卤水豆腐、买土作坊打的菜油,再请厨师出身的三姐夫,搜集传统“三四席”的作法,这样折腾来折腾去,还是找不到 “老味道”,我不得不信“邪”了。

又到了年关,我询找“老味道”的兴趣又高涨起来,这回咱换个方法,也学学朱元璋,先饿上几顿,再吃“三四席”说不定就能找到“老味道”呢。

祝朋友们新年快乐,重度喜庆,重温年味,重享美味!

 

2013128星期一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