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名人名篇]戊午上高宗封事  

2012-07-17 10:02:39|  分类: 名人名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诠

  臣谨按:王伦本一狎邪小人,市井无赖,顷缘宰相无识,遂举以使敌。专务诈诞,欺罔天听,骤得美官,天下之人切齿唾骂。今者无故诱致敌使,以诏谕江南为名,是欲臣妾我也,是欲刘豫我也!刘豫臣事金国,南面称王,自以为子孙帝王万世不拔之业,一旦金人改虑,捽而缚之,父子为虏。商鉴不远,而伦又欲陛下效之。

夫天下者,祖宗之天下也,陛下所居之位,祖宗之位也,奈何以祖宗之天下为金人之天下,以祖宗之位为金人藩臣之位乎?且安知异时金人无厌之求,不加我以无礼如刘豫也哉!夫三尺童子,至无知也,指仇敌而使之拜,则拂然怒;堂堂大国,相率而拜仇敌,曾童孺之所羞,而陛下忍为之耶?

伦之议乃曰:“我一屈膝,则梓宫可还,太后可复,渊圣可归,中原可得。”鸣呼!自变故以来,主和议者,谁不以此说啖陛下哉?然而卒无一验,则敌之情伪已可知矣。而陛下尚不觉悟,竭民膏血而不恤,忘国大仇而不报,含垢忍耻,举天下而臣之甘心焉。就令敌决可和,尽如伦议,天下后世谓陛下何如主也?况敌人变诈百出,而伦又以奸邪济之,则梓宫决不可还,太后决不可复,渊圣决不可归,中原决不可得。而此膝一屈,不可复伸;国势陵夷,不可复振;可为恸哭流涕长太息矣!

向者陛下间关海道,危如累卵,当时尚不忍北面臣敌;况今国势稍张,诸将尽锐,士卒思奋。只如顷者敌势陆梁,伪豫入寇,固尝败之于襄阳,败之于淮上,败之于涡口,败之于淮阴,较之往时蹈海之危,固已万万。倘不得已而至于用兵,则我岂遽出敌人下哉?今无故而反臣之,欲屈万乘之尊,下穹庐之拜,三军之士,不战而气已索,此鲁仲连所以义不帝秦,非惜夫帝秦之虚名,惜夫天下大势有所不可也。今内而百官,外而军民,万口一谈,皆欲食伦之肉。谤议汹汹,陛下不闻,正恐一旦变作,祸且不测。臣窃谓不斩王伦,国之存亡未可知也。

虽然,伦不足道也,秦桧以心腹大臣而亦为之。陛下有尧、舜之资,桧不能致陛下如唐、虞,而欲导陛下为石晋。近者礼部侍郎曾开等引古谊以折之,桧乃厉声责曰:“侍郎知故事,我独不知!”则桧之遂非愎谏,已自可见。而乃建白,令台谏侍臣佥议可否,是盖畏天下议已,而令台谏侍臣共分谤耳。有识之士,皆以为朝廷无人,吁,可惜哉!顷者孙近傅会桧议,遂得参知政事。天下望治有如饥渴,而近伴食中书,漫不敢可否事。桧曰敌可讲和,近亦曰可和;桧曰天子当拜,近亦曰当拜。臣尝至政事堂,三发问而近不答,但曰“已令台谏侍从议之矣”。鸣呼!参赞大政徒取容充位如此,有如敌骑长驱,尚能折冲御侮邪?臣窃谓秦桧、孙近亦可

臣备员枢属,义不与检等共戴天,区区之心,愿断三人头,竿之藁街。然后羁留敌使,责以无礼,徐兴问罪之师,则三军之士,不战而气自倍。不然,臣有赴东海而死耳,宁能处小朝廷求活邪!

 

正气凌霄汉雄文天下传

——读《戊午上高宗封事》

李凯源

《戊午上高宗封事》又名《抗议与金媾和并请斩秦桧、王伦、孙近疏》。这篇古代应用文是南宋爱国名臣胡铨于戊午年(宋高宗绍兴八年,即公元一一三八年)写给宋高宗赵构的一个秘密奏疏。当时大臣呈给皇帝的表章,一般不封缄。如果是密奏,就封在一个用黑色织品做的“皂囊”中,叫做封事。这篇奏疏酣畅淋漓地表现了一位民族英雄忧国忧民、无私无畏的强烈感情。文章义正辞严,直抒胸怀,气势磅礴,慷慨激昂,使奸佞小人闻之丧胆,爱国志士精神振奋,胡铨也由于这篇文章名声远扬。我们今天捧读这篇奏疏,那流露于字里行间的浩然正气、爱国热情,仍使我们激动不已。

据《宋史·胡铨传》记载:“八年,宰相秦桧决策主和,金使以‘诏谕江南’为名,中外汹汹。”这年,王伦以端明殿学士身份,再次出使金国,金国派遣萧哲、张通古为“江南诏谕史”,与王伦一起到南宋议事。“诏谕江南”,就是把南宋看作是金国属下的一个地区,把高宗当作金国的臣子,一时间举国上下群情激愤。胡铨在这种形势下,不顾个人安危,写了《抗议与金媾和并请斩秦桧、王伦、孙近疏》,反对议和陈述利害,犯颜直谏,指斥宋高宗苟且偷生、误国误民;并请斩秦桧、王伦、孙近三人,以平民愤。这篇奏疏理直气壮、情辞激烈,表现出一种正义凛然的民族气节和强烈的爱国热忱,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兴宜进士吴师古变卖家产,把《戊午上高宗封事》刻版印刷,使其广为流传。吴师古为了刻印这篇文章,后来还被流放袁州。金军曾悬赏一千两银子,购买这篇文章的刻本,读后十分震惊,惊叹道“南宋有人!
  秦桧被弹劾后,利用职权给胡铨加上“妄凶狂悖,教众劫持”的罪名,把他撤职流放。这年胡铨三十六岁(岳飞时年三十五岁)。四年以后,岳飞被害。胡铨再次遭到弹劾,流放广东。人民群众仰其高风亮节,夹道欢送。著名词人张元干曾填写《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一词送行,其中“梦绕神州路”句,千古传诵。

古人论文,常常与人联系起来,叫做“文如其人”。钟嵘在《诗品》中说:“每观其文,想其人德。”白居易也说:“言者志之苗,行者文之根,所以读君诗,亦知君为人。”(《白氏长乐集·读张籍古乐府》)把文章风格与作者品格联系起来,“评诗之品,无异人品”,是我国古代文章评论的优秀传统。文章格调的高低,与作者思想境界的高低应该是一致的。”大约胸襟高,立志高,见地高,则命意自高。”(方东树《昭味詹言》)“其人高下不同,而文亦随之”(方孝孺:《张彦辉文集序》)。在《戊午上高宗封事》中,我们看到的胡铨,是刚直不阿、正气凛然,把生死置于度外的民族英雄。正是文如其人,人如其文;文重以人传世,人也以文章流传。当然,胡铨及其文章,有其时代局限性,也是不容讳言的。

这篇古代应用文的艺术特色是多方面的,现择其要点,谈几点看法。

首先,作者忧国忧民、无私无畏的精神,充溢于字里行间,启人深思,发人猛省。人们为什么要写文章?不外乎是要表现一种思想,寄托一种感情。古人说“文以载道”,就是这个意思。写文章有不同的目的。历史上很多御用文人,专门写些歌功颂德、逢迎拍马的文章,以文媚主,来换取个人的高官厚禄,他们在卖文求荣的同时,也就出卖了自己的灵魂。而那些坚持正义的志士仁人,他们写文章是为了宣扬真理,寄托忧国忧民的感情,鼓舞人民去向邪恶进行不调和的斗争。他们明明知道写出文章就可能引来杀身之祸,但他们仍然无私无畏地宣扬自己的观点。胡铨在这篇文章中,就表现出这种大无畏精神,所以才敢于旗帜鲜明地亮明观点,毫不隐讳。责骂王伦则写:“王伦本一狎邪小人,市井无赖,……专务作诞,欺罔天听,骤得美官,天下之人切齿唾骂。”“今内而百官,外而军民,万口一谈,皆欲食伦之肉……臣窃谓不斩王伦,国之存亡,未可知也。”真是怒发冲冠,一针见血地揭露出卖国汉奸的丑恶嘴脸,倾吐了胸中的积愤。文章结尾处又写道:“臣备员枢属,义不与桧等共戴天,区区之心,愿断三人头,竿之藁街。……不然,臣有赴东海而死耳,宁能处小朝廷求活耶!”这斩钉截铁的慷慨陈词,掷地作响,气冲霄汉。郭沫若同志在为《革命烈士诗抄》写的序诗中有一句“血性文章血写成”,使人记忆忧新。现在读《戊午上高宗封事》这样的血性文章,尽管时代不同,不是也感觉到一个热血沸腾的爱国英雄站在我们面前吗!

其次,寓情于理,气势磅礴,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表现得淋漓尽致,加强了文章的艺术感染力。一篇文章主意高深固然好,但是如果不讲究表达技巧,也很难产生好的效果。所谓“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即是。这篇奏疏观点与材料统一,内容与形式一致,讲究修辞方法。例如,比喻与对比的修辞手段,就把深刻的道理表现得十分形象生动,反诘句与排比句交叉使用,又使文章波澜起伏,如汹涌澎湃的浪潮,振聋发聩,涤荡胸怀

文中指斥宋高宗赵构的一段写道:“夫天下者,祖宗之天下也,陛下所居之位,祖宗之位也;奈何以祖宗者下为金人之天下,以祖宗之位为金人藩臣之位乎?且安知异时金人无厌之术,不加我以无礼为刘豫也哉!夫三尺童子,至无知也,指仇敌而使之拜则拂然怒;堂堂大国,相率而拜仇敌,曾童孺之所羞,而下陛为忍之耶?”这一段中引用金人对刘豫先礼后兵的事实,说明媚敌的悲惨下场,论据真实,以少胜多。用三尺童子跪拜仇敌则拂然怒,比喻屈膝投降的耻辱,形象生动,感人至深。设问句、感叹句与反诘句交叉出现,一起一伏、一张一弛,把情与理、是与非既阐述得鞭辟入里,又显现得恣肆汪洋。清人唐彪在《读书作文谱》中说:“凡文欲发扬,先以数语束抑,令其气收敛,笔情屈曲,故谓之抑。抑后随以数语振发,乃谓之扬,使文章有气有势,光彩逼人。”写文章如果一味地直线上升,都是感叹号,就单纯呆板了。“文似看山不喜平”。胡铨在这里深得论辩文字的三昧,抑扬起伏,徐急舒缓,情理交融,丝丝入扣,在潜移默化中,引导读者抚卷深思,拍案而起。

排比句的巧妙运用,使文章的气势越发大气磅礴,雄浑有力。第三看开头写:“伦之仪乃曰:‘我一屈膝,则梓宫可还,太后可复,渊圣可归,中可原得。’”先把王伦主张议和的理由摆出来,树起靶子。然而举出事实进行分析,最后用相同句式逐一驳斥:“况敌人变诈百出,而伦又以奸邪济之,则梓宫决不可还,太后决不可复,渊圣决不可归,中原决不可得。”这里用对比方法,排比句式,针锋相对,只在对方的话的前面加上否定词语,就取得了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对方说“可还”、“可复”、“可归”、“可得”;驳斥的话就说“决不可还”、“决不可复”、“决不可归”、“决不可得”。多么鲜明,多么深刻,多么生动。第四段分析形势,指出南宋仍然有战胜金兵的优势的时候说:“只为项者敌势陆梁,伪豫入寇,固尝败之于襄阳,败之于淮上,败之于涡口,败之于淮阴,较之往时蹈海之危,固己万万。倘不得已而至于用兵,则我岂遽出于敌人下哉?”在这里用一些相近的事实,相同的句式组成排比句,再用一些散句领前绕后,参差变化,如江滔万顷,浩浩荡荡,充分显示出克敌制胜的坚定信心,产生了撼人心魄的说服力量。

结构紧凑,言简意明,也是这篇奏疏的一大特色。文章分为六段。第一段开门见山,先揭露王伦无耻卖国;指出刘豫投降的下场;再告诫高宗切莫效法刘豫,受惑于王伦。第二段直接劝宋高宗不能把祖宗天下捧献给金人,做出童孺所羞的事来。第三段摆事实、讲道理,驳斥了屈膝求和的谬论,针锋相对,入木三分。第四段分析形努,突出有利因素,坚定必胜信心,与开头呼应,请斩奸臣王伦。第五段深入一层,揭出王伦的后台秦桧及推波助澜的孙近,进一步请斩秦桧、孙近。最后一段用三句话归结全文。第一句求斩秦桧、王伦、孙近;第二句扣留敌使,振奋士气;第三句表示自己宁死不屈膝的抗敌决心。文章结构严谨,层层深入,不枝不蔓,天衣无缝。文字简结确切、朴实明晓,完全符合奏疏这种应用文体的风格。

胡铨曾说:“凡文皆生于不得已。”《戊午上高宗封事》是作者针对当时的斗争形势写出的“时文”,有明确的目的,有鲜明的观点,有充分的事实,有深刻的道理,有强烈的感情,是一篇实用性与艺术性统一的优秀应用文,值得借鉴。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