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原创]大舅  

2012-03-19 10:09:45|  分类: 老黑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舅

 

农历正月初二,大舅带着他对人生的彻悟走了。

大舅是个勤快人,爱侍弄花草蔬菜,田边地垄经常种一些向日葵、胡麻等经济作物,夏天的菜园里时令蔬菜不断,冬天则用盆盆罐罐在屋里栽一些蔬菜,一方面可改善北方冬天的居住环境,另一方面还可以烹制新鲜菜品,家里来客人,掐点葱叶、拨棵芹菜做上两个菜,那感觉亲近了许多,走进他家就象走进了温室大棚,暧融融的。大舅和大舅妈没有自己的孩子,他俩特别疼小孩,所以,我们经常到大舅家讨秋风,每到年节就去他家要葵花子、南瓜子、胡麻子,他们总是准备好了等我们去拿。大舅妈去逝后,大舅与表弟一家生活,大舅病卧在床后,虽然不能干农活了,但一直保持着冬季在屋里栽种蔬菜的习惯,今年大舅在他屋里栽的大葱、芹菜又是生机勃勃,翠绿翠绿的。大舅把蔬菜养的翠生生的,说明他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可他却突然走了

我有三个舅舅,老舅远在城里,大舅和二舅两家合住一个院子。大舅办事灵性,是个急性子,有一件农活没有干完或没干好,他都吃不好、睡不香,非得他认为满意才行。他春种秋收等农活样样会干,修房盖屋等活计也是样样精通,是农家好把式。有一年,大舅所在的生产队开山割柴,二舅说:他干活慢,请我们帮忙割几天柴禾,大哥和我答应了,开山那天早晨,二舅妈早早起来给我们做饭,我们与二舅谋划着,哪块的榛柴长的好,先到哪里去割,等我们爷仨吃饱渴足就向目的地走,还没有到地方,朦胧间看到大舅背着一捆柴禾回来了。二舅、大哥和我可能也不是干活的料,到了山上,东一镰刀,西一镰刀地割了半晌,也没有揍够一捆柴禾,正着急间,又看到大舅背着一捆柴禾走了。中午,大哥说:“老三!咱俩干活不顶个,别给二舅添乱了,咱俩回家吧。”大舅说:“你们都是懒人能在炕上,农忙季节那有躺在炕上论春秋的?昨晚我都睡一觉了,还听你们“咯咯囔囔”地议论哪里的柴禾好,早晨还能起得来!”从此,二舅家有采野菜、挖药材、打杏核等抢“头水”的活,再也不叫我们“笨哥俩”干了。

大舅家住的小山村只有几十户人家,村里却出了一位远近闻名的“大地主”,他家良田百顷、牛羊成群、高墙深院,论起来还是我爸爸的姑爷爷,说来也怪,这位大地主有三个儿子,每个儿子都是生女不生男,大地主为了不绝后,花钱为每个儿子买了一个儿子,并请先生教授三字经、千字文,可是买来的孙子也不争气,先生今天教的课业,明天就忘,气得大地主发恨说:“就是榆木疙瘩,我也要钻三个眼。”解放后,大地主家的水井、碾房、饲养处都成了村里的公共财产,他家的碾道(就是碾房的意思)安着一个大碾子和一个小石磨,大碾子主要用于碾谷子、玉米、白面等干爽食料,小石磨主要用于磨豆浆等稀湿食料。虽然这碾房是村里人气最旺的地方,但由于年久失修,也成了老鼠的聚居地,墙根脚(地基)经常被老鼠盗开,露出桦树皮等杂物,农村人不讲究,也没有人在意,用铁锨铲一锨土堵上也就是了,也没有人扒开老鼠洞,看看桦树皮是怎么回事。

后来,村里有了柴油机、粉碎机、磨面机,碾房的作用越来越小,村里决定把碾房拆除。那一天,队长一声令下,大舅与村民们一起拆碾房,大舅手持平镐,对准平时经常出现老鼠洞、露出桦树皮的地方就是一镐,齐怪!这一镐下去就象刨在土洞里,镐头“嗵”的一声直接陷入土中,并且带有金属刮镲声,大舅也没多想,双膀一叫力,哗啦啦!满地“现大洋”(银元)乱滚。说时迟那时快,大舅扔下镐头,用手扒开刨坑,看见在一个用桦树皮做成的大桶里,放着若干圆柱形的小圆筒,大舅掰开一看全是银元,顺手就往怀里塞。这时,村民们也反应过来后,就哄抢地上散落的银元,大舅趁乱起身就走,没抢到银元的村民就在后面追,眼看就要被追上了,大舅就从怀里掏出一卷银元抛向空中,趁着村民们拾银元的时机,跑回了家,可是家里房门紧锁进不了屋,后面的村民又追上来了,急中生智,大舅顺着窗户就把怀中的银元扔到了屋内,转身抱着肚子就往外跑,后面的村民不知道银元是否还在大舅的身上,又追了出来,这才保住了扔在屋里的银元没被抢走。

那时,人们还没有保护文物的意识,也没有人报官,谁抢到就是谁的了。大舅那一镐头共刨出多少银元谁也不知道,大舅得了多少银元他也不说,只知道这些银元肯定是大地主家的。后来大舅提起这事说:“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我要是不得那些‘现大洋’,咱一个农民那能蹬下家底,过上富裕日子?”

我最后见到大舅是三年前的夏天,那时大舅患有头晕病,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住,整天只有躺在炕上,更不能干农活了,表弟把他送到城里检查,也没有查出什么大毛病,只是说颈椎骨质增生比较严重,做了手术就可以缓解。当时,大舅在弟弟家吃饭,他非常高兴,他还特意摆了几个姿势与大家合影留念,大家劝大舅再仔细检查检查,大舅却说:“我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罪也受了、福也享了,就这么将就吧,哪一天不能动了,我自己想办法。”

 

20120316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