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原创]紧急集合  

2012-12-07 17:32:16|  分类: 老黑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夫老黑

紧急集合是部队经常使用的一种集结方式,常用于战备训练过程中,目的是锻炼军人的战斗作风和应变能力。俺那批兵,出自农村,多少有一点野蛮彪悍之气。入伍后,为了把俺们改造成合格的解放军战士,领导费了不少心,俺们受了不少折腾。

说起紧急集合,的确把大家折腾惨了。新兵入伍后,训练强度比较大,头沾枕头就睡着,再说俺们当兵那会,部队不配发枕头,大部分是用换洗衣服代替。刚开始紧急集合时,大家不适应,仅仅是那急促的哨音,吓的心里直跳,搞得夜里一有动静,就起来穿衣服,都快神经了。有一位战友的裤子在紧急集合时,被邻铺的战友穿走了,他穿着内裤,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冬夜,跑了五公里是越野,返回连队后,别人的后背都被汗水湿透了,通身冒热气,而他冻得值打哆嗦。还有一位战友,裤子穿反了,来不及换过来,两手往后一背拉紧腰带,就跑了五公里,后来他自己说:“一跑一股风。”从此一股风就戴到他头上了。仅仅是正常训练还可以,有时连长被老婆撵出门了、排长的对象吹了、班长吃饭时被噎着了,气不顺就拿新兵出气。

常言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有位新战友叫刘平,高中毕业,并在社会上混了两年,其见识不同于其它战友,加上他敢说能说会说,在新兵中逐渐显露头角。当时部队有一个军人委员会,俺不知道是什么性质的组织,只知道每周负责定食谱,每月开一次会研究伙食问题。由于这位仁兄能说会道被选上了,成了班长、副班长之后的第三把手,这位仁兄每次开会都说伙食不好,应该如何如何搞,好象他比别人高明。

一个星期天的夜里,大家睡的正香,突然紧急集合号响了,诸新兵们根头把式地打好背包来到操场上,发现连队值班员是炊事班长,他戴着值班员的红袖箍站在那里,新兵们到齐后,炊事班长整队集合,然后大声说到:刚刚接到报告,有三名破坏分子要炸毁标校塔,现在我命令:刘平同志守卫标校塔,防止敌对分子破坏,其它人以班为单位分三个搜索小组,沿二区公路、六区公路、气象公路搜索追击。俺们虽然入伍时间不长,也知道部队的性质,知道标校塔是部队执行任务的重要设施,如果标校塔被炸可不是一件小事。你看那刘平精神抖擞地回答到:“是,保证完成任务!”其实,刘平不知道如何才能保证完成任务,俺们那些新兵也不知道如何“搜索追击”,只是稀里糊涂地跟着班长后面猛跑。

待各追击小组离开后,刘平一个人持枪站在标校塔下,明晃晃的电灯一照,四周漆黑一片,刘平多少有点害怕,我在明处,破坏分子在暗处,危险太大了,于是,刘平就走到一棵大树下隐蔽起来。过了一会,刘平看到有几个身影向标校塔走来,刘平毕竟还是一名新兵,一紧张,“哗啦啦”地拉了一下枪栓,子弹就上膛了,高声问:“谁!”刘平这一问出问题了,当过兵的朋友都知道,夜间站岗巡逻,遇见其它人,不论认识不认识,都要按口令问答,待确定是自己人后,方可讲其它的问题。

说白了,“口令”就是识别敌我的密语,在《三国演义》中,曹操与马腾交战,曹操给部队下了一个“鸡肋”的口令,那个不知道高低的杨修,为了显示自己的才学,解释说:曹丞相要撤兵了,为这事曹操把自己的行营秘书长杨修给宰了。你说部队中的“口令”重要不重要。再有,我们看《渡江侦察记》中,我军侦察员化装成国民党兵进入敌占区侦察敌情,先抓个舌头,问清“口令”后,在大遥大摆地到敌阵地上侦察,不论认识不认识,只要答对“口令”就可畅通无阻。其实“口令”很简单,一问一答。如问:黄河,对方答:泰山。关健是时效性强,有时一天一换,有时几个小时一换,战时由部队最高首长拟定,和平时期,由当地军区或卫戍区拟定。每天固定时间,各连队到司令部领取,夜间统一使用。这些当然是我当文书后才知道的。

刘平一紧张,问了声:“谁!”,被那几个人抓住了破绽,他们反过来,问道:“口令”。一般情况下,都是先发现对方者发问,对方如果答不上来,仍不听警告的,就可开枪射击。现在被发现者抢先问,刘平一紧张,结果把口令给忘了,吱吱唔唔了半晌没有答上来,那几个人说,这小子不知道“口令”,肯定是特务,结果刘平被缴了械,关到连队值班室里,被那几个人审了好半天。

待我们返回连队后,刘平才被放了出来。后来,俺们才知道,是炊事班长搞的鬼,就是要收拾一下多嘴多舌的刘平。第二天,连长在队列前把刘平表扬一番,不点名地批评了炊事班长擅自行动,说他差点酿成重大事故。连长说:“当时刘平的子弹已经上膛,如果刘平来一个点射,那几个人不死也伤。”有了这一章,俺们知道紧急集合是怎么回事了,以后在紧急集合时也不紧张了,什么“上级电报”、“上级命令”等理由对我们也不太好使了。更不把“曹班长”那些老兵们,在我们面前吆五喝六的话当回事。后来,俺们问刘平,那几个人怎么审你了。刘平拍拍胸脯说:我不怕,他们如果真是炸标校塔的,早把我给枪毙了。不过刘平以后说话确实不那么冲了。

连长就是连长,他看俺们失去军人应有的紧张状态,想出了各班争红旗的办法,以集合的速度和打背包的合格率为标准,得分高者发流动红旗,落后的班当然没面子,结果变成了班与班之间的竞争。所以,班长们为了自己的班不能太难看,也探听紧急集合消息,通报给自己的班。不过,俺班长从来不明说,他通过有意识的行为告诉大家,平常全班把武装带和挎成排地挂在墙上,有时,晚上睡觉前,班长就把武装带取下来,敲几下被子,然后放到床边;有时他说:一会还要查铺,你们先睡。再者就说:某某某,你到连长、排长那看看息灯没有,回来告诉我,我有事报告。俺们通过这些反常的行为基本能判断出,今夜能否安睡。后来连长房间的灯就是紧急集合的信号,当然白折腾的时候也很多。连长当然能发现这里面的奥妙,信号“灯”也不灵了。后来他谁也不通知,想起来要折腾我们,从床上爬起来就吹紧急集合哨,搞得全连上下措手不及,然后他“嘿嘿”地冷笑着,回房间穿好衣服后,到操场上看大家“丢盔解甲”的狼狈样。有几次一点征兆都没有,突然搞紧急集合,规定两分钟的集合时间,四分钟还没有到齐,连长就把排长、班长们一个一个地收拾一遍,然后把那些超时的、背包打的不合格的提落出来,再收拾一顿,有一位女战友的背包没捆好,跑到操场就散落在地。连长:提着散落的被子,说:这是什么玩意儿!象鸡肠子是的,入伍多长时间了,还整成这个样子,你们这批兵怎么这么笨,班长是怎么教的、排长是怎么训的。我训六、七年兵了,没有见过你们这些邋遢兵,明天上午,加罚两小时练军姿。

练“军姿”就是立正站着一动不动,别看这个动作简单,其实最难,咱都见过天安门场搞阅兵时,沿长安街北侧,面向南站立的那些标兵和天安门国旗前的护旗兵,站到那里不论刮风下雨、蚊叮虫咬,必须象铁人一样不动。东北的冬天特别冷,虽然,大家混身上下一身“皮”,站一会手脚冻得象猫咬一样,时间一长,腰酸腿痛脚发麻,再长一点就开始发热冒汗,两个小时下来,比训练一天还要累。

老挨训不行啊,于是大家纷纷想办法提高速度。有晚上睡觉不脱裤子的,有脱下棉袄不解扣的,有把被子的脚底下直接折成四篑,用线把角缝好,有的息灯后偷偷地穿衣打背包等着集合。可是,有时有准备没集合,有时没有准备却集合了。这些办法起不到根本的作用不说,还闹得大家休息不好。最后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苦练打背包的技术和穿衣戴帽系鞋带的速度。最后大家总结出:“先衣裤、后打包,跑系扣、到猫腰”,就是先穿衣裤,再打背包,向操场跑的路上系衣扣和腰带,到了操场后再猫腰系鞋带。

后来,大家的集合速度有了大幅度的提高,甚至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从吹紧急集合号到跑到操场,最初有几个人不足三十秒,后来越来越多,成班成排的都这样快。连长有点不明白了,他吹集合哨后,迅速穿衣出门还不打背包,等他到操场上,大家基本到齐了。这不可能走漏风声,因为他没有通知任何人,也不可能全连都准备好了等他吹哨,他就在队列里来回转,查找蛛丝马迹,他发现新兵们的背包打的比较统一,都是三横压两竖,有违于正常打背包的规范。于是,命令一名新兵把背包打开,他发现在背包绳上作了手脚。当过兵的人都清楚,打背包需要一长一短两条背包带,长的用于捆,短的用于背,打背包时,首先把被子竖着折四篑,再横着折四折,在折的过程中把背带放好,然后,找准确长带的折点,通常大家都在那个点上,系一个疙瘩,先横绕一圈,两带相交转九十度,再竖捆一圈,等捆完三横两竖,捆带正好用完,拉紧系死即可。

原来,这名新兵把长背包带通过计算,直接系成一段两股和一段三股,两股的稍长一些,三股稍短一些,打背包时,直接来一个大十字,二竖三横一次成型。连长举着经过改造的背包带,上上下下看了一会,笑了,说了一句:“真牛逼。”然后命令全连把背包打开,结果有百分之八十的新兵都采用这种办法,只有住二楼的两个班不是。

连长讲评时说:咱国家正在改革开放,你们把背包带也改革了?大家的创新精神值得表扬,但不能投机取巧,更不能用于实战,以后不准用这种小把戏,后来评红旗的办法又改了。连长查来查去,最后查到是一个叫“麻子”的新兵发明的,连长问:你是怎么想到的?“麻子”说:俺山里人上山砍柴往回背时,捆一道就很容易散落,如果多捆几道,就不容易散。后来,“麻子”考上短期教导队,提干当司务长了。

借此纪念战友刘平同志。

2012127星期五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