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原创]吃饭的奥妙  

2012-12-04 16:10:58|  分类: 老黑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夫老黑

俺曾经说过,为了吃饱饭俺才当兵的。入伍后才知道,部队也不是顿顿吃大米白面,每天至少要吃一顿高粱米,俺们说连长接兵时骗人。连长说:就你们这些饿死鬼、永远吃不饱的主,有多少细粮够你们吃啊,在家里还不把老子吃穷了!等着吧,下连队就好了。于是,俺们就打听哪个连队伙食好,暗使劲,争取分配到好连队。

后来俺才知道,那个年代与现在不同,部队那种当兵吃苦的观念还很强,不太重视伙食问题。当时国家供应部队细粮的比例只有百分之三十,粗粮占百分之六十,杂粮占百分之十,根据地区不同,供应不同的粗粮,东北地区的粗粮就是高粱米。用高粱米做出的米饭,好看难吃,火候非常不好掌握,不是串烟加生,就是一锅粥,硬的时候一粒一粒的象散沙,硬得咬不动,软的时候黏黏的,一铲子一个,与剩粥一样,那样的剩高粱米饭,下一顿作粥时,饭疙瘩怎么都煮不开,疙瘩是疙瘩,清汤是清汤,就更难喝了。

俺们吃第一顿高粱米饭时,大家看到米粒红红的、圆圆的,比大米粒短,比小米粒大,俺心里想应该与大米饭差不多吧,于是,狠狠地盛了一大碗,可是,吃到嘴里硬硬的、柴柴的,怎么都咽不下去。那顿饭吃的时间最长,吃不下,更不敢倒掉,炊事班那些老兵们还站到那里看笑话,那种尴尬加失望的兹味,难受的要命。俺老家除了小米就是红薯,所以吃高粱米还不觉得太难,可那些女兵和家庭条件好的男兵,吃高粱米的吃相,比吃药还难看,有的干脆少吃或不吃,等下一顿吃细粮时补上。炊事班那些老兵油子们当然不傻,摸出新兵们吃饭的规律后,有时连着一个星期都吃高粱米,有些新兵靠不住,不是偷偷买饼干吃,就是让家里寄吃的。仅仅是高粱米不好吃也就算了,每到冬天,土豆、白菜和萝卜就是当地居民吃菜的全部,俗称“老三样”。对俺们来说,饭是好饭,菜也是好菜,顿顿吃谁能受得了,一进饭堂就吐酸水,吃到肚子里就胃疼。

当时,一个桌子坐十个人,每桌一般是一个或两个热菜,一个咸菜,外加一行军锅菜汤,也是用白菜丝萝卜丝作的,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饭菜差些还能将就,可是两盘菜根本就不够吃,一盘菜一人一筷子就见了底,手快的把菜汤也倒进自己碗里。后来,大家就在行军锅里的汤作文章,好歹那里还有些菜,时间长了,大家就总结出吃饭的绝巧。如:用勺子捞汤菜的口绝是:“深捞慢起、溜边沉底”;捞面条的口绝是:“先夹后转、慢提接碗”;吃米饭的口绝是:“先半后满,泡汤进碗”;吃馒头的口绝是:“快吃多拣,夹菜压扁”。意思是吃米饭时,先盛半碗,抓紧吃完后再盛一满碗,拿馒头时,多拿,吃不完分给别人;没菜了,就把馒头掰开,夹上咸菜,再把馒头压扁,吃起来方便。总之,研究的都是吃的“小九九”。

为了吃俺们闹了不少笑话。连队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生病的战士,都吃病号饭,其实也不是什么好饭,就是面条。有一段时间新兵连里的病号特别多,连长就安排炊事班顿顿吃细粮,包子、饺子、花卷不重样,而病号饭还是清汤寡水的面条,“病号” 必须吃,从此,“病号”就少多了。有一次吃包子,一位战友不用碗,一只手拿往另一只手上摆,手上抓不住,就往胳臂上码,一次就拿十几个,弄得袖子油油的。连长说:太不象话,治不了这些鬼东西,我就不是连长。

为此,连里进行艰苦朴素教育。指导员说:俺们当兵那会,一没有食堂,二没有饭桌,吃饭限量,睡觉住帐。现在大家能吃饱就不错了,你们每月穿衣吃饭加到一起,也抵得上一个职工的工资了,不应该怕吃苦,勤奋学习、积极工作,才是军人的作风。俺心里想:红军长征那会不但没吃的,还有生命危险呢,都什么年代了,站着说话不腰疼。连长接过话说:你们这帮小子就是为吃饭当兵来的吗?如果那样的话与猪有什么区别?这吃饭也有吃饭的奥妙,不能为多吃一好饭、多吃一口好菜挖空心思,那是短见,谋一辈子官饭才是你们应该作的事。你们这帮兵,三年后就会有当干部的,四年后就会有一半复员回乡的,八年后就会有当连长的,说不定二十年后有人会当团长。到那时,你们再明白过来就晚了。

从那次艰苦朴素教育后,大家对吃的问题好象没有那么强烈的欲望了。一个星期天下午,副班长叫俺说,跟我来,俺与副班长来到炊事班,看到几位新战友在帮厨,大家揉馒头、切菜虽然还不那么地道,但干的都挺欢,馒头上屉后,大家等着开饭,这时炊事班长端过一盘刚炒好的肉片,让大家吃,俺没见过餐桌上有这么多肉的时候,俺再看那几位新战友,都是经常受连里表扬的,俺想这就是连长说的“吃”的奥妙了?

还有一位叫“秃子”的战友,其实他长的特别帅,一米七八的个头,满头黑发,因为他说话办事特别讲究,每当交待完一件事,他都要叮问一句:“这事能不能成,千万别秃撸了。”秃撸是俺家乡的俗语,俺家乡与内蒙草原相邻,蒙古人骑马后,一般把马拴到木桩上吊一会,防止马上吃草得“截症”,如果马缰绳自行脱扣,就叫秃撸了,后来俺们就用“秃撸”表示说话办事不牢靠。所以,俺们就把这位战友叫“秃子”,新兵下连后,“秃子”被分到配电室工作,有一次他从食堂偷了几十个鸡蛋,放到脸盆里用电炉子煮熟,一个人吃了下去,几十个鸡蛋也有三、四斤吧,吃到肚子里又涨又渴,喝杯水后更难受,后来他明白了,再喝水就会撑死。于是他围着操场跑步,跑不动就走,冷了再接着跑,跑了大半夜才感到肚子宽松了。从此,他见到鸡蛋就感到鸡屎味,也不知道那一夜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后来俺们追问他,他才把偷吃鸡蛋的事说出来,他还算聪明,如果那天吃完鸡蛋就卧床睡觉,说不定在解放军的序列里,少了一名团职军官。

俺入伍的第二年,团里新来了一位团长,他到任后,就在驻地附近开盐碱地种稻子,所收的稻子首先供应连队,剩余的上交军里,也可以与其它部队交换白面。从此以后,俺们再也不用为吃高粱米发愁了。

后来俺明白了,当时大家说的哪个哪个连队伙食好,都是假象的。一是伙食费低,不可能每顿饭都是四菜一汤,每周改善一次生活,每月会一次餐;二是各个连队为了一个好名声,不管伙食好坏,对外都说好;三是要靠司务长调节,不能一个标准从月初吃到月末,从年初吃到年尾,一般情况下,上半月紧手一点,下半月改善几次,特别是在节假日期间、年终总结期间、老兵复转期间一定要搞好伙食,这就叫“有粉抹在脸上”。人们说伙食抵半个指导员,这话一点都不假。有时,连长指导员把俺叫去,要求会餐,就知道连队有行动了。其实,会餐也很简单,说白了就是加几个菜,上点啤酒白酒,营造一个气氛就行。凉菜一般是午餐肉、红烧肉、鱼肉、酸甜茭白等军用罐头,油炸花生米、西红柿拌白糖等,热菜一般是红烧肉、小鸡炖蘑菇、红烧鱼、红烧茄子、肉丝炒祘台等,有特别的大行动就杀头猪,让大家放开吃一顿。

后来,部队学习南泥湾精神,发展农副业生产,搞了 “斤半加四两”运动,就是每人每天要保证一斤半蔬菜,一两肉、一两蛋、一两豆制品、一两植物油,再后来,国家经济发展了,又把每人每天必须保证“一袋奶”和“一个鸡蛋”列进了伙食标准。俺们团长因为在抓农副业生产方面有办法,被调到军里当后勤部长,他建了养鸡场养猪场,每位干部每月供应十斤鸡蛋,五斤猪肉。那时候,俺们到北京等单位协调工作,一般都带上一箱鸡蛋外加一些鲜野菜当礼物,说:“鸡蛋是部队自己下的,野菜是山上采的”,马上就把感情拉近了,很容易把事办成。

再后来,部队情况变了,大家不再为吃不好吃不饱发愁,而是天天瞅着满拉圾桶的米饭、馒头和肥肉片发愁,为“胖子”兵发愁,研究如何才能达到营养平衡不超标,让战士瘦下来,后来部队就把桌餐制改成了分餐制,又改成自助餐。

吃了三十多年,俺从一个“泥饭碗“吃成了 “铁饭碗”。可是吃着吃着又吃出了问题,原来想吃,碗里没有,现在有碗里有了,却吃不下去,想方设法调剂伙食刺激食欲,怎么也找不到先前那种香甜的感觉,俺把吃的奥妙又搞丢了。

 

2012124星期二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