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原创]第一顿饭  

2012-11-29 13:29:18|  分类: 老黑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夫老黑

俺所说的第一顿饭是指参军到部队后吃的第一顿饭。

俺出生在穷乡僻壤,自幼没有吃过几顿好饭,所以俺当兵的第一想法就是吃粮当兵,好歹也能混个肚圆。记得俺当兵走那天,公社为俺们做大米饭,外加猪肉炖粉条,俺们一帮人坐在公社的大食堂里,待厨师端上白白的大米饭,酱红色的猪肉炖粉条,那个香呀!从没见过这样“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俺把饭菜盛到碗里就开吃,边吃边想,吃完这顿饭就离开家了,不知道什么样时候再能吃上家乡饭了,顿时,俺就生出了为吃顿饱饭而当兵的疑问?想到这里,再看那饭菜,一点食欲都没有了。俺抬头看看其它三十多个将要一起入伍的兄弟,呆坐在那里,两眼直直地对着碗,筷子停在碗里不动了。大师傅看在眼里,想调节一下气氛,拿着饭勺一边往大家碗里盛菜,一边说:“我每年都作这样一顿饭,今年作得最香,大家赶快吃,不够我这还有!”可是,大家把碗往桌子上一撂走了。从俺记事起没有见过这样吃饭的场面,若干年后,俺看《三大战役》电影时,看到塔山阻击战中,一个“猪肉炖粉条”的场面,就回想起没吃好的那顿离乡饭,不知道剩下那么多饭哪里去了。

大家走出食堂,等在广场的亲属、朋友们奇怪地问:这么快就吃完了?武装部长一看气氛不对,赶紧招呼大家站队,请一帮女学生给大家献红花,然后,请领导讲话、亲属代表讲话、学生代表讲话、新兵代表表决心,俺像木偶似的呆站在那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反正我是没听见他们在折腾什么。

走完这些程序,地方政府的送兵工作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部队领导接收新兵。这时,走过来一个穿“四个兜”的解放军,他军容整洁,脚穿黑皮鞋,头戴解放帽,红星闪闪,领章鲜红,刹是威风。他来到队伍前,给大家敬了个军礼,大声说到:我姓余,是你们的新兵连长,你们就叫我余连长好了,从现在起你们就是军人了,军人就应该作到令行禁止,知道什么是集合、立正、稍息、向右看齐、向前看、向右转、齐步走、立定这些口令,现在我给大家讲一遍。余连长也不含糊,边讲解边示范,啪-!啪-!啪-!那动作干净利落,俺农村人那见过这阵势,广场上几百号人鸦雀无声,象看大戏一样直眼了,大约弄了十多分钟,余连长停下来,对大家说:下面点名,我叫到谁的名子,谁就答到,向前三步走。俺们被余连长的这阵势弄的大气也不敢出,紧张地等着喊自己的名子。余连长对照花名册高喊:刘春河!只听见一个人回答说:“在--来了”。余连长说:不能回答“来了”,也不能回答“在”,只能回答“到”。于是,余连长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地叫了一遍,等他叫完了,我们这三十多人就整整齐齐地排成了三行,他把俺们分成三个班,每个班设一个班长站在队伍前面,一个副班长站在队尾,要求大家记住前后左右的人,以后站队就按这个次序站,不能乱了,如果少了人就报告。

余连长和公社武装部长,在两本花名册上签上字,新兵交接工作就完成了。他命令大家向右--转!齐步--走!时不时地还喊几句“一二一”,要求大家跟着喊,俺们穿的是“大头鞋”(翻毛皮鞋),一开始还噼里啪啦的不成样子,渐渐地就成了“挎挎!”的声音。到这会俺感觉出当兵的自豪,脚底下也来了劲,胳臂也跟着摆了起来,俺相信跟着余连长学,肯定错不了。

走出公社大院,上了大轿车,车外欢送的人群和鞭炮声、罗鼓声响个不停,出了村子就清静了,车内又陷入了沉默。这时汽车开始爬一道山梁,突然,大家纷纷向车窗外看,原来路边有一年轻女子手里拿着一包东西,边追边喊,车上有人喊司机停车,余连长大声说道:“喊什么!不能停,不知道义务兵不能搞对象吗?你们谁要有对象现在就下车,别当兵了”。连长这么一说大家全不知声了。后来才知道,那女子就是俺们车上一位战友相好的,只是没有确定关系,所以她不敢公开到公社大院送行,她跑到半路来截车,可恶的余连长这么一说,真把那位战友给唬住了,真就没再知声,他们俩结婚后,俺那嫂子一提起这事,就大骂余连长缺德,说他差点拆散了美满的姻缘。

汽车走了几十公里山路,来到了县城,又聚了十几辆大轿车,拉的都是满满的新兵,重新上路后,大家的心情开始好转,有说笑了,有的新兵还相互询问姓名,记到笔记本上,说到部队后要如何保持联系。余连长笑着说:你们谁也别记,到部队只要不打架就是好战友。俺从这句话体味到,我们说不定能分到一个连队呢。

到火车站,天已经黑了。汽车把我们拉到铁路学校的操场上,准备下车吃饭前,余连长要求大家记住车号,并说:“你们别象娘们是的,当兵的吃饭就要争着抢着吃,先吃饱了再说,吃不饱挨饿,说明没本事,这样的兵我不喜欢!”操场聚了上千的新兵,这是接兵团在这里设的临时兵站,十几口行军锅排成排,锅里装着米饭、馒头、稀饭、咸菜等。听到余连长的要求,大家直奔馒头而去,一把下去抓到两三个,两只手就是五六个,不管不顾地吃起来。大家正吃的高兴,从那边走过来几个穿“四个兜”的人,见到我们这些狼虎样。问是哪个连的?怎么连碗也省了。余连长上前敬了个军礼,说:首长,我们是长春连的,这帮小子中午出发时,没怎么吃饭,估计是饿了吧。说完哈哈地笑起来。其中一位“四个兜”说:余连长,看来你很会带兵,部队就应该有股虎实劲,你看那边那帮子,一个个低头搭拉脑的,不象话。

从这段对话中,知道了俺们的目的地是长春,那时俺不知道长春是什么地方,问了几个新战友后,才知道长春是吉林省的省会,离家里有两千多里地呢。吃完饭后,连长招呼大家到铁路学校的大教室里休息。城里的教室与俺上学时的教室有天壤之别,这里的教室是水泥地面,课桌用的是与缝纫机台面一样的材料制成的,大玻璃窗,还有电灯。四年后俺第一次探家时,俺家乡还没装电灯呢。教室四周的墙上贴着宣传画,其中有一幅俺印象最深,就是“讲文明、讲礼貌、讲卫生、讲秩序、讲道德”,“心灵美、语言美、行为美、环境美”。俺听说过“五讲”、“四美”,只是没记住啥内容,这时俺感到这话说的太有水平了,应记下来,可是俺没有纸笔,准备请假去买,还没有等俺开口,早有人向连长请假了,连长则说:“不行!你们这帮野小子,跑出去丢了咋办,甭着急,有你们学习的时候,到部队每人发一套数理化课本和纸笔,让你们学,如果学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连长的话虽然有点粗鲁,听起来还特别近乎,心想到部队还能学习数理化,这是啥部队呀,看来这兵当对了。

有几个新兵战友憋不住了,叨叨咕咕地从包里拿出了崭新的笔记本,一条一条地写了起来。余连长转了几圈说道:政审的时候你们都说没对象,现在看来你们这帮小子都没说实话,至少你们几个在说谎。大家赶紧回答说没有。余连长说:别骗我,我当了十几年兵,什么事我不知道,有你们找我的时候。

晚上十一点多,俺们坐上到首都北京的火车,半夜时,有几个人进了车厢,找到空位就要坐,余连长说:这是专车不能座,要求他们到别的车厢去。那几个人不走,还要动手,我们这帮新兵,“刷”一下,就站起来十几个,余连长命令说:你们坐下,看他们敢动手!那几个人一看阵势不对,低头走了。第二天上午又转乘到长春的火车,那时的火车不象现在的高铁那样快捷,大小站都停。就这样连火车加汽车一共走了两天两夜才到达长春。到长春时,是凌晨五点多,来接我们的人个个都是皮大衣、皮帽子、戴皮手套,记着帽带,有的还把保护鼻子的小迎风也扣上了,只露出两只眼睛,帽沿四周都是白霜,还能看到呼出来的一股股白气。俺们哪经过这么冷的天呀,个个冻得哆哆嗦嗦,吸口气就象吃了一个没化的冰棍,从口凉到胃,我们坐进窗户上结着厚厚霜的大轿车,象进了冰窖一样,又走了近三个小时,才到部队。

以班为单位安排好床位,简单地洗漱一下就集合开饭。你想啊,从体检开始到部队大约有一个月的时间,谁能吃上几顿安稳饭!再加上了坐两天两夜的车,到了长春这么一冻,早就想吃顿热乎饭了。进了饭堂一看,地上放着两大盆肉丝面,热腾腾地冒香气,谁不想吃上两碗,暖和暖和。有了余连长在兵站时说的那些话垫底,又看到地上大盆的情景与兵站差不多,俺们什么都忘了,冲上前去拿碗就舀,舀不上来就用筷子捞。先走进饭堂的人把两盆面一围,后进来的人看不见是什么饭,还以为是馒头呢,从人缝里伸手就抓。这一挤不要紧,前面的人弓着腰正在捞面,后面的人一挤,四蹄不稳,两手直接插到面盆里,后面的人手里抓了一把热面,烫得是哇哇乱叫。余连长走进饭堂,看到这个场面,怒冲冲地吹起了哨子,大家才停了下,这时才发现面盆里还留下两顶皮帽子。

余连长大骂我们是土匪,从没见过这么彪悍的兵,没有一点修养,真给你们家乡丢人!余连长骂完之后,给俺们男新兵立了个规距,以后男兵打饭必须排队,一个人一个人的按顺序打。从此每到吃饭时,俺们男兵一个个排队等候,而那几个女兵进来就吃,俺们那个气呀,心里直骂余连长不是东西。

就是这顿饭,成了我们这批男兵的“污点”,谁见了都藐说两句,弄得我们几年都抬不起头来。二十多年后,当年炊事班的曹班长回部队,见到我们说起当年“抢饭”事件,还大笑不止。他还透露:为了收拾你们,当天晚上他就建议余连长搞紧急集合,跑五公里越野。为此罚了曹班长好几杯酒,说他更不是东西。说实话,新兵连那三个月,俺们可让那帮家伙给折腾惨了。

你还别说,俺们这帮山沟里出来的“土匪”,让那帮家伙一收拾,还真变好了,俺们三十多个同公社入伍的战友,有十三人被提升为军官,八人转为士官。其中师级一人,团级五人。家乡的武装部长见到我们说:你们那批兵留部队最多。几十年过去了,当年那帮毛头小伙子、大姑娘,现在都变成了老头老太太,很多人都晋升为爷爷奶奶级的人物,当年为了吃顿饱饭这个简单的想法,却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俺当然也为那个简单的想法而庆幸。

借此俺向余连长、曹班长那帮老家伙们致敬!

 

20121129星期四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