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原创]楚人筑城  

2012-11-15 12:46:14|  分类: 老黑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夫老黑

《冠子》言,楚地一书生居贫苦读,得“螳螂伺蝉自障于叶后,隐形矣”之语,甚喜。遂欲采隐螳螂之叶,试障之。然,树上青叶之纷繁,树下枯叶之飘落,岂能复辩。故集数斗而归,以叶自障,一一试之,问妻曰:“见吾否?”妻始答:“见。”书生复之,半日不休,妻厌烦不堪,乃欺言曰:“不见。”书生大喜,遂执叶入市,明取他人之物。吏缚执县衙,县官受之,书生自说始末。县官大笑,放而不治其罪。

书生乖僻,人与螳螂较之,熟大熟小,顽童知之。螳螂以叶自障,可为;人以叶自障,不可为,此乃人与螳螂之异使然,书生愚腐之为,乃《楚人隐形》之说,以讽读书人,读死书,不解世事之故也。故遗有“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之典故,与两豆塞耳,不闻雷霆;范氏出逃,掩耳盗铃,如出一辙,皆自以为是,自欺欺人也。

寓言之妙,在于荒唐之中,暗藏哲理,借古讽今,以物讽人。寓言使人捧腹之余,暗含苦涩,令人深思。楚人之愚,不愚于求索隐形树叶之想,亦不愚于闹市明取他人财物之为,而愚于只唯书,而不唯实,不察世理,不重实践也。妻烦而欺言,楚人不加验之,乃入市明取,如此荒唐,与三人成虎之信,有过而无不及,此国人积弊也,

现今,无事生事者有之,仿楚人之为者亦有之。某官府之人,久居朝堂,似神仙不食人间烟火,不察民情,偶发奇想,放言曰:吾欲造福于民,建西方之圣城,造惠民之雅居!昼夜之间,鼓吹之声骤起,信入仙境者众多。于是乎,广占田亩,强拆民居,圣城雅居飘然而至。然广厦万间,居者廖若晨星,难觅生迹,入夜似鬼域一般。某多事者言曰:持一斛之水,岂能润万冠之木;存一尺之财,岂能付万丈之费,此圣城雅居非庶民所能养也。官府之人则曰:此举非不善,而民不识也,料想百年之后,必繁盛如市。现可广置灯盏,入夜开放,彰显繁华安静之状,若为圣朝广添和谐,仍不枉耗亿兆之费也。从者如法炮制,果受天朝嘉许。

农夫老黑游漠南移民新村,横成排、竖成行,刹是壮观。然沿街店店闭门,小巷户户无息,街道不见原形,唯见黄沙滚滚,又见数老者头顶夕阳,蹲于半尺黄沙之上,倚墙叹曰:数年之后,吾等不毙命于狂风之暴,亦埋于黄沙之下。

天朝之内,似楚人隐形之思之为者、造鬼城徒耗资财者,不计其数,观筑圣城之举,亦步楚人隐形之后尘。然庙堂之人不察其隐忧,却大彰其为,与楚人之后人无异也。

20121115星期四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