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为日本“开拓团”立碑哭错了坟头  

2011-08-04 20:45:25|  分类: 谈天说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日本“开拓团”立碑哭错了坟头 - 王锦思 - 王锦思

 

为日本“开拓团”立碑哭错了坟头 - 王锦思 - 王锦思

 

为日本“开拓团”立碑哭错了坟头 - 王锦思 - 王锦思

 

为日本“开拓团”立碑哭错了坟头 - 王锦思 - 王锦思

 

为日本“开拓团”立碑哭错了坟头

王锦思

据31日消息,黑龙江哈尔滨市方正县投资约70万元,为日本“满洲开拓团”逝者立碑。该墓碑被立于方正县“中日友好园林”内的日本人公墓旁,公墓内埋葬了日本战败后在回国途中死亡的“开拓团”成员。

首先我们要知道日本“开拓团”是何种货色或角色,七十多年前大老远地跑到东北干什么。

中国东北,拥有世界上最辽阔、最富饶的黑土地,一望无际、富有魅力的万里平畴,总面积是日本的三倍,盛产大豆、高粱、木材、铁、煤,“棒打獐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

明治维新以后,“东邪”日本军国主义看中了东北,视为“生命线”,张开血盆大口,蠢蠢欲动,阴谋从这里征服世界。连“西毒”德国纳粹头子希特勒都对东北垂涎三尺。

1927年,日本首相田中义一提出:“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尽管这份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真实性备受质疑,但是日本侵略路径和其如出一辙。

当年日本侵略者踏上东北,壮美意境令其心动不已,都会“啊”的一声惊叹,有部影片就叫《啊,满洲》,有歌曲赞美“满洲姑娘漂亮”。

当时日本鼓励移民东北,大肆宣传:“前进前进,满洲的幸福新天地,灿烂的八千公里国境线。”  伪满教科书宣扬:“满洲国,成乐土,山河好,物产富,三千万民衣食足。”

日本组织国内贫民集体移民中国东北、内蒙,建立“开拓团”,从事农业开发。开拓团由殖民机构资助,到后按照团的编制定居,土地多从中国农民手中强征强买。开拓团是在欢呼声中来到广阔东北挥动铁锹建设新生活的。

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共派遣“开拓团”860多个、33万多人,分为试点移民、武装移民和国策移民,为了配合军事侵略,构成他们的农村军事势力和武装集团。但是日本妄图实施的“二十年百万户计划”,最多的时候也只有33万人。

1985年,名古屋市家庭主妇大野由美子回忆:

梦境一般的哈尔滨,我的第二故乡。松花江静静流淌。白俄成群结队在夏天的太阳岛上渡假。街道两旁排列着西欧风格的房子,石头铺成大路。鲜花盛开。冬天则是一片冻土的世界,寒气把整个城市变成一座通体透明的水晶宫,江面水面都是冰,人们乘雪橇往来。冬天是这样寒冷,可是我们这些小孩子在校园形成的天然溜冰场尽情地溜冰,非常高兴。

日本开拓团成员沉浸在东北的富饶和美丽当中,不知道自己深陷罪恶,参与了对中国的侵略。当时,日本全面了解东北矿产资源储备状况,甚至对野菜毒性研究也深入细致,实行“以战养战”和“工业日本, 原料满洲” 的以邻为壑、殖民分配的“大陆政策”。日本还鼓励种植鸦片,毒害东北人民,总共种植鸦片7545万亩,收入3亿元。当时吉林德惠一年种270垧。东北3000万人口中,有900万人吸鸦片。 这一切,日本开拓团难辞其咎。

太平洋战争后期,日本粮食供应紧张,公园,体育场,甚至还有被取消的原定用于1940年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场,都被用来种植粮食作物。日本38种重要军事原料有24种来自东北。东北生产的一半大豆、1/3粮食被掠往日本。殖民者搜刮一切金属作为军用物资,连铜扣、汤勺都不能幸免。开拓团也都参与其中。

有压迫就有反抗。方正县是著名的革命老区之一,无论是抗日战争年代,还是解放战争、剿匪时期,方正县都涌现出了一批批英雄人物和革命英烈。当年,赵尚志将军和他的战友们曾经在方正县浴血奋战。方正县有多处抗联遗址,抗联三、四军曾在大罗密这里建立了多处军事密营和情报联络站,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其在东北的殖民统治机构及伪满当局土崩瓦解。没来及逃走的分驻在东北各地的日本军队和散居各地的日本侨民害怕遭受报复,一片惊慌,漫山遍野乱窜乱逃,不知所措。

侵略战争仓促结束,带来数不清的伤痛,无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日本方面记载,日本投降后,在东北日本平民155万人中,有176000人死亡,开拓团死亡45%。30963人在奔赴长春途中,由于瘟疫、饥饿、袭击等原因死亡28%。   

日本人长岛三千男所着《满州》在日本出版发行,称吉林德惠共8个开拓团,6个来自广岛,2个来自山梨县。日本人共2332人,其中开拓团1523人,应招入伍者200人。死亡564人,未归102人。由此可见,开拓团承担着为军队输送兵员的任务。

当日本军人、军属仓皇撤离中国后,此时的日本开拓团只剩下了老弱病残和妇女儿童。部分开拓团民集结在方正县,人数达1.5万人。因长途跋涉、体力耗尽,加上传染病流行,开拓团民纷纷倒毙,死亡人数超过5000人。

1963年,这5000具尸骨被方正人收集起来,合葬在今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当时有少部分开拓团民辗转回国,但仍有4500多名日本妇女和儿童滞留方正县,方正人民则“以德报怨”收养了他们,方正县逐渐演变成日侨人数最多的县。 

据日本厚生省1983年的统计,1945年日本战败后,共有2700名孤儿被遗留在中国。而据统计,日本遗孤流落在中国民间的有3000人左右,主要集中在中国的东北三省,其中黑龙江省有1500人左右(主要集中在方正县),吉林省有1000人左右,辽宁省有500人左右。

这次方正县投资70万元一共建了两个碑,一个是“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另一个是“中国养父母逝者名录”,并已经得到国家外交部的允许。第一个名录中,没有任何日本军人的名单。方正县政府外事办公室主任王伟表示:“(立碑)和所属国家无关,死去的日本人也有他们的名字,我们是带着反省历史祈愿和平的想法立碑的。”

支持方认为,不妨把这些曾经名号上气势如虹的“开拓者”看成是大历史下的小人物,小人物的命运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作为被胁从者,远离故土,客死他乡,立个碑,让他们远在日本的亲人能够回来看一看,记住那段历史,也不算过分。但是也不乏反对质疑声音,因为开拓团在殖民过程中,不仅掠夺了中国人的大量田产,而且变成了所谓满洲国的统治者、上等人,高度参与了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对中国民众的压迫,一直就是日本军队控制东北和镇压民众反抗的辅助力量,可以说属于一种半军事化的侵略团体。他们中间,有的人还参与过对抗联的围剿。显然,为日本“开拓团”立碑哭错了坟头。

问题还不仅在于此。青山有幸埋忠骨,战地黄花分外香。有名的将军有重要地位,日本开拓团的名字都会被隆重雕刻,可是那些抗联烈士谁愿问津?据悉,东北抗日联军上万将士的遗骨在林海雪原里化为乌有,名字更是少人知道,至于纪念物也是有限。以“美化市容”、“规划城建”为名破坏损毁的烈士墓地也不可胜数,许多牺牲的烈士遗骨都没有找到,甚至没有妥善安置,无疑更让人遗憾。当我们谴责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树碑立传的时候,有多少人为抗战烈士的历史待遇、建碑立传奔走呼号?作为革命老区的方正,又为弘扬抗联精神作出了什么?

一个成熟的民族,不能总靠对手的错误来使自己进步,尤其自己不能犯低级的错误。基于此,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树碑立传给我们的启示太多太多。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