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观察也要下苦功  

2011-08-17 19:48:42|  分类: 写作基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察也要下苦功(原创

文江言

     我教学生写作文,强调学生必须记住的,还有四句话:“观察也要下苦功,急抱佛脚行不通。剜到篮里便是菜,笔头功夫磨砺成。”现在讲第一句话。

    在《中国人应该学好中国话》一文中,我曾引用过毛泽东同志的一句话,他说:“语言这东西,不是随便可以学好的,非下苦功不可。”学习书面语言,就是为了写文章嘛!而写文章又必须有灵感,灵感从哪里来?灵感是景观默想的产物。我们所写的人、景、事、物,包括借以所要宣传的思想,都是观察所得。景观默想生智慧;跟学习语言一样,观察也要下苦功。

    唐代有个叫戴嵩的,画得一手好画,尤其擅长画牛。殊不知,他的名画《斗牛图》也曾出过笑话。

    那是早年学画画的时候,他画了两头公牛正在山下抵角,颇为得意。有一天,看见一个牧童从山坡上下来,他忙把自己的《斗牛图》展开,想和真牛一比高下。那牧童凑过来一看,“扑哧”一声笑了。

    “笑什么!”戴嵩有些不怎么高兴。

    “笑你马虎!”牧童得意地回答,“你没留心观察过吧!牛斗架时,全身的力气都用在角上,尾巴是夹到屁股里去的。你看你画的这牛,尾巴正在左右摇摆......”

    这之前,戴嵩的确没有留心观察过牛斗架。这件事给了他极为深刻的教训。后来,他对牛的各种情态都进行了反复细致的观察,重又画了一幅《斗牛图》,不仅纠正了以前的错误,而且把牛眼睛也改成了红色的,使牛的野性得到了充分的表现。因此,他的《斗牛图》才成了世代相传的名画。

    何止一个戴嵩!传说赵子昂画马,为了画得逼真,也曾在观察上下过一番苦功夫。他常常两手拄地,伏在地面上,做出各种姿势,以便观察马的形象。马走是什么样子的,马站着不动是什么样子的,吃饱时是什么样子的,干活回来时又是什么样子的;静的,动的,他都有非常真切的体验。

    如果说画画是用线条和色彩描绘事物的形象的话,那么,写文章则是改线条和色彩为语言文字。因此,要想写得逼真,也必须下一番认真观察的苦功夫。

    古代名著《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对虎特别感兴趣。单是这一部“水浒”,就有好几节有关虎的故事。什么解珍解宝猎虎啦,黑旋风李逵杀虎啦,景阳冈武松打虎啦,等等。特别是武松打虎,写得也真叫绝!那一根哨棒,那两只铁拳,那虎的一声长啸,那一扑,一掀,一剪,无不写得栩栩如生,令人惊心动魄。

    施耐庵何以能把虎写得如此活灵活现呢?相传,为了写好打虎的情节,他不仅走访了许多有经验的猎户,而且多次跑进深山老林里去,在虎经常出没的地方,蹲在树桄上,长时间地等待观察虎的动作。

    观察是一个细致的工作,走马观花不行;就是下马,观得不细也不行。一句话,观察必须认真。随便瞥一眼,看不清楚;听一下就走,听不分明;稍微闻一闻,不得真味;匆匆摸一摸,不明质地......有一个学生,有一次上街回来对大家说:“今天我可遇见了一件新鲜事!”人们问他怎样新鲜,他支吾了半天,也没说清楚。可见他的观察是浮光掠影的

    观察生活不单是看外表,还要看本质,看本质需要用心想。抓不住本质,外表的观察也不会深刻。还是毛泽东同志说得好:“感觉到了的东西,我们不能立刻理解它,只有理解了东西才能深刻地感觉它。”从感觉到理解,这叫思维;理解之后再去感觉,就是高一级的观察。比如上课时看到老师脸色苍白,眉头紧蹙,还用手抵住胸口,说话声音也慢了。同学们劝他休息一会儿,他却说:“没关系,一会儿就好。”这只是感觉。如果加上我们的脑子“想一想”:老师的表情和动作说明了什么呢?他为什么会这样做呢?静观默想之后就会明白:老师心里只有学生,唯独没有他自己。在做出了这样的结论之后再去观察,对老师的表情和动作,将会看得更加深刻。

    另外,观察生活还要善于联想,善于比较,善于辨别事物之间的同和异。找到了甲事物和乙事物的不同点,会使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彼此;发现了彼此之间的相似点,便可以用甲事物来表现乙事物。看到残阳跟血色差不多,才有了“残阳如血”这样的诗句;发现埋头苦干的人跟老黄牛一样,才用“老黄牛”来赞誉某某人。特别是文学艺术作品,直来直去地说,读者会觉得不够味,如果打一些比方,用一些联想,不仅容易造成意境,有助于思想的形象表达,而且会令人感到,阅读也是一种享受。我有一个老同事,在《保定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散文,叫《猴气·虎气》。他由猴子写到黑熊,又由黑熊写到猛虎。在对猴、熊、虎做了充分描述之后,只在结尾处笔锋一转,这样写道:“我想到了人,那些跟猴一样的人,那些跟熊一样的人,那些跟虎一样的人。”而且就此搁笔。试问,写猴是他的本意吗?不是。写熊、写虎是他的本意吗?也不是。他在写人。意思是说:做人,要少一点猴气,多一点虎气。言在此,而意在彼,多么耐人寻味!倘使作者在观察的时候不细致,不曾进行过联想和比较,这样的作品,他是无论如何也写不出来的。

    矛盾先生说:“故为初学者设想,凡技巧上诸问题(包括所谓练字在内),固然不可不下一番苦功夫,但尤其不能不下苦功夫的是观察力的养成。”我们的某些少年朋友之所以一写小姑娘就是“两只大眼睛炯炯有神”,一写小伙子就是“英俊潇洒”,就因为他们没有下过观察的苦功夫,没有养成认真观察的习惯。

    一定要对生活进行深入细致的观察。眼睛不要只盯着书本,更不要只翻手中那几本“优秀作文选”,要更多地面对着天上的一片云,地上的一棵树......

                                        (朝花夕拾,《小学生作文谱》选篇)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