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角度新颖裁出新意来  

2011-08-17 19:46:13|  分类: 写作基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角度新颖裁出新意来(原创

文江言

    传说古时候有一个国王,不幸失去了一只眼睛。有一回,他召来三个画家为自己画像。第一个画家为他画了一张正面像:皇帝正在临朝,群臣伏俯在地。皇帝威风凛凛,可惜瞎了一只眼睛。皇帝认为,这位画家亵渎了天子形象,结果把他给杀了。第二个画家取正侧面角度,画的是皇帝正与群臣议事。那只瞎了的眼睛虽然被遮住了,但皇帝还是不满意。结果,被判终身监禁。唯有第三个画家取得了皇帝的欢心。他画的是皇帝正在率领群臣狩猎。只见皇帝骑在高头大马上,眯缝着那只瞎了的眼睛,张满弓,正瞄准一只奔跑的狼。

    三张画像,三个角度,三个结果。

    画像如此,写文章也是如此。无论写什么样的题材,也都有个角度选择的问题。角度选择得好,其表达效果就好;角度选择得新颖,文章的意境就新奇。写文章终究是给人看,以便影响别人的思想和行动的,因此,首先必须吸引人。倘没读者,写作还有何意义?而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当我们执笔为文时,何不在角度选择上动动脑筋呢?

    况且,写作理论早就告诉我们,主题的开拓与角度的选择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只有角度选择得好,主题才有可能开掘得深刻。

    昨天,偶翻旧书刊,在1985年的《中学生阅读》杂志上,一篇题为《回忆录第一节》的微型小说把我给吸引住了,我竟一连看了好几遍。这是一篇歌颂老革命作品。这类题材我见得多了,但总觉得写的都是老一套。要么,感慨于老革命的不怕流血;要么,感慨于老革命的不怕牺牲;要么,感慨于老革命的......总之一句话,塑造的都是老革命叱咤风云的形象。唯独这一篇另辟蹊径,写一位老革命检查和反省,而且是老革命第一次打仗时的“怕死”,尽管他有着多次负伤、多次立功的光荣经历。

    这位老革命确实有过怕死的怯懦行为。他在回忆录中这样说:第一次参加战斗,“枪子一响,我腿肚子转开筋了。看到身旁血肉模糊的死、伤战士,我直打哆嗦”。后来,他竟借故逃离了战场。对于这位老革命来说,这无疑是一次不光彩的行为,但只有他自己知道。然而,当这位老革命离休后写回忆录时,拿起笔来第一节写的就是这第一次打仗时的“怕死”。有谁会这样做?有谁肯这样做?难怪作品中的另一个人物、他的亲密战友吴爷爷十分生气地批评他:“也没见过谁去写自己第一次打仗时怕死呀!你要为我们这一代人的形象负责任嘛!”

    “没见过”,正因为“没见过”,人们才会感到新鲜。否则,你也写这个,他也写这个,大家都写这个,岂不等于让就餐者天天吃同一道菜,天天一个味?时间长了,谁还喜欢吃?你也那样写,他也那样写,大家都那样写,这就好比让读者天天观赏同一幅画,即使是难得的珍品,大约人们也不禁会生厌的。吃惯了炒白菜,厨师突然别出心裁,今天不炒了,上了一道“生拌白菜心”。尽管还是吃白菜,我想,人们也一定会觉得,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当然,我们写文章,绝不能单纯为着迎合读者的好奇心理。写作的出发点,无论何时,都应该是歌颂真、善、美,鞭挞假、恶、丑。那么,《回忆录第一节》把老革命的不光彩行为曝光,是不是违背了这一原则呢?会不会有如吴爷爷想的那样,有损于老革命的光辉形象呢?绝对不会的。因为作品所写的是老革命对自己怯懦行为的“检查和反省”。这“检查和反省”,不就是一种进步表现吗?这位老革命的这个秘密,已经在心底埋藏了几十年之久,几十年来,虽然总有一种负罪感在折磨这他,但他始终昧着良心,没有向上级报告实情。如今离休了,当他写自己革命历程中最有价值的东西时,他再一次想到它,觉得自己这“革命的第一步”——不,这“对不起革命的第一步”,“如果不写出来,便是再一次对不起革命,这比死还可怕”。这难道不是思想认识上的一种飞跃?一种心灵美?一种高尚品格的闪光?而这一点,一般人是看不到的。比如那位吴爷爷就认为,这是对一代人形象的不负责任。然而这篇小说的作者不仅看到了,而且十分清晰地看到了,并且以为,这种行为是难能可贵的。因此,他要歌颂它,他要写文章广为宣传。这就叫做“见人之所未见”,“发人之所未发”。

    要想“见人之所未见”,就必须选择合适的角度。能“见人之所未见”,才能“发人之所未发”;能“发人之所未发”,才能“化腐朽为神奇”。“发人之所未发”、“化腐朽为神奇”,这就叫做出新意。

    写文章,只有写出新意来,才能吸引人,打动人,教育人,受到读者的欢迎。

                  (朝花夕拾,原刊1991年第4期《听说读写》杂志,有改动)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