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行文要善“断”  

2011-08-17 19:41:32|  分类: 写作基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文要善“断”(原创

文江言

    写文章要分段似乎是尽人皆知的道理,而且只要是写过文章的人,不论成功还是失败,就都有分段的经历。但是,要问分段的依据是什么,分段的意义何在,恐怕一般人大都不能回答得十分清楚。

    分段,这是人们认识事物的需要,更是表达思想、抒发感情的重要手段。其实,何止写文章要分段!世界上的事物,似乎没有多少不可以以“一段”而言之的。

    那么,何谓“段”呢?

    “段”者,“断”也。就是说,一个整体事物,可以从此“断开”。所谓“一段”,就是从整体中截取的“一部分”。然而,虽则是“一部分”,却又是相对独立而完整的小的“整体”。比如一段文章,就是能表达一个相对完整的意思的文字。而“全篇文章”,则是由若干个“一段文章”连接而成的。

    事物的发展有一定的阶段性;人的认识的发展,也有一定的阶段性。文章中的“段”,就是阶段性在文字表达上的一种反映。所以,我们的写作,从表达的角度看,不能不对“段”的设计加以特别的注意。

    写作学上讲,“段”有两种。一种叫做“结构段”,它以“换行另起”为标志,是文章思想内容的“割截、划分”,体现着作者思路展开的步骤。这种“段”是作者从文章全局出发,对先写哪部分,后写哪部分所做的大的布局安排。因为着眼于思想内容,所以又称“意义段”,或称“部分”。比如《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就分前、后两个结构段。前段写百草园的生活,后段写三味书屋的生活。而下面的故事则必须划分三个结构段:

    在一个炎热的夏天,一个小伙子拐进一条小巷,看见走在前面的一位中年妇女被扔在地上的西瓜皮滑到了。为了不使这位妇女难堪,小伙子没有笑她;中年妇女放心地走了。不一会儿,这个小伙子也被滑到了,身后却传来了清脆的嘲笑声,扭头一看,是三个姑娘;小伙子不免愤愤然。更加凑巧的是,正当小伙子在一片嘲笑声中一拐一拐地朝巷口走去时,三个姑娘中的一个也被滑到了,而且是嘲笑他笑得最响的那一位。此刻,小伙子很想大笑以示报复;但他终于未能笑出声来,却转身走回小巷去拾取西瓜皮。这是发表在福州晚报上的一篇微型小说。很显然,作品是在写小伙子的思想变化历程。小伙子的思想起点就不低:看到中年妇女被滑倒,并不幸灾乐祸;然而,最难做到的是第二步:不去嘲笑刚刚笑过自己的姑娘;最后是态度的文明走向行为的文明:返身走回小巷,去拾取西瓜皮。小伙子的思想历程,三步上了三个台阶,三个台阶就设置三个结构段。合乎情,顺乎理。但是,这个故事仅仅这样“割截、划分”还不够,因为仅仅这样“割截、划分”,虽能清晰地表达作者思路展开的步骤,却不能突出文章的中心思想,更不能鲜明地表达主人公思想感情的细微变化。于是,另一种“割截、划分”便产生了。这就是所谓“自然段”。

    自然段小于结构段,是在行文过程中为表情达意而自然形成的一种“段”,它跟结构段一样,也以“换行另起”为标志。但这种“段”未必能独立地表达一个完整的意思,只能清晰地反映作者思维进程的层次,给读者阅读以“喘息”的机会,使其获得思索、回味的余地。还有一些特殊的自然段,只起强调重点,加强印象,传达某种感情的作用。比如鲁迅先生撰写的《论雷峰塔的倒掉》一文,最后一个自然段就是特殊段。全段只有两个字:“活该”。如果孤立地看“活该”二字,很难说表达了一个什么意思。但上下文一连接起来,便觉得它实在是神来之笔!此前,作者写道:“当初,白蛇娘娘压在塔底下,法海禅师躲在蟹壳里。现在却只有这位老禅师独自静坐了,非到螃蟹断种的那一天为止出不来。莫非他造塔的时候,竟没有想到,塔是终究要倒的么?”行文至此忽然打住,意在让读者想一想。然后,换行另起:“活该!”这样行文,不仅显得干脆有力,而且传达了作者对法海和尚“横来招是搬非”,维护封建道统,到头来却落得个“自作自受”的那种奚落、嘲弄、解气的强烈感情。

    自然段在文章中起着无足轻重的作用,虽然它只是在行文过程中由于转折、强调、间歇等等情况所造成的一种文字上的停顿。但是,有了它,文章的节奏便鲜明;没有它,就难以造出有声有色、复杂多变、姿态万千的文章来。

    自然段是构成文章的基本单位。对于这个基本单位如果认识不足,就谈不到对整体文章的深刻认识和把握。然而,我们的不少中学生,他们写作的缺憾却正在这里。他们只知道一个自然段、一个自然段地“阅读”,却不知道一个自然段、一个自然段地“写作”。虽然他们头脑中也有自然段这个概念,但一写起文章来,却总将两种“段”等同起来。思想内容划分几部分,就只有几个“换行另起”。他们的作文,总是整整齐齐的几大块,自然段从来也没有得到过他们的厚爱,甚至个别同学还以为,段分多了,岂不是对我的稿纸的无端浪费?

                          (朝花夕拾,原刊1991年第6期《听说读写》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