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引用】掌上千秋话韩信!  

2011-05-24 22:18:23|  分类: 史海浪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百折书《掌上千秋话韩信!》
        韩信是汉初三杰之一,伟大的军事家。他谙熟兵法,“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虏魏、破代、平赵、下燕、定齐、灭楚,战功显赫,为西汉王朝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位英雄人物,最终却被吕后以“谋反”之罪擅杀于“长乐钟室”。
 对于韩信被杀原因,从古到今,主要有四种观点:一是因谋反被杀,主要代表是司马迁、班固等;二是认为刘邦清除“异姓王”政策所致,主要代表是荀德麟、徐业龙等;三是认为是韩信性格缺限所致,主要代表是 刘玲娣、郭寿龄等;四是认为吕后为将来篡权扫清道路而擅杀韩信,主要代表是陈学文、昭岷等。
 笔者非文史专家,对各派观点不去评论。近日因工作需要,认真地阅读了司马迁的《淮阴侯列传》、班固的《韩信传》、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今人编辑的《韩信研究文集》等古今文章,从领导科学的角度来看,笔者觉得韩信被杀主要是其自身原因造成的:角色错位、心态失衡、热衷功名、伐功矜能是其被杀的主要原因。
 一、热衷功名,缺乏政治修养。
 领导者的修养是多方面的,它包括人格、政治、理论、道德、能力、作风、纪律修养等。韩信是“国士无双”的军事天才,“他的忍辱负重、他的自强不息、他的叱咤风云,甚至他的犹豫狐疑,患得患失,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永久的记忆”。但从司马迁、班固、司马光等人的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出韩信的政治修养、人格修养还是比较差的。
 首先是缺乏政治见识,热衷于裂土封王,政治理想落后。秦末战乱,人心思统,“要求裂土封王,不符合大一统的封建帝国的历史走向”(赵玉良),是逆历史潮流而动。韩信的所言所行,他的东挡西杀,攻城略地的终极目的,就是求得爵禄封赏。“必欲称王,以异于列侯……不过欲自尊耳”。因此不能得到以刘邦为代表的封建地主统治集团的赞同,所以在短期内即由齐王徙为楚王,再废为淮阴侯。
 其次是过分追求功名利禄。为了名利,在“项梁败”后,他投奔项羽,因“数以策于项羽,羽不用”而又“亡楚归汉”。在估计萧何等人已向刘邦推荐自己而一时未被重用的情况下,就又逃跑了。被萧何追回后,刘邦准备给他一个“将”, 萧何说“虽为将,信不留”,非要一个“大将军”,还要“择吉日、斋戒、设坛场、具礼”,实在是有点苛刻过分。因为当时对刘邦来说,韩信是无寸功可言的,刘邦并不了解韩信的为人、能力、水平。可以说刘邦从一开始就对韩信不满,只是为了“得天下”而忍气吞声罢了。在拜为大将后,在与刘邦分析项羽时,韩信建议刘邦“以天下城邑封功臣,何所不服”, 露出了也想做王的玄机。明人李贽对此评论道:“‘以天下城邑封功臣,何所不服’,明以自家把柄授沛公矣。”明王夫之则认为“为人主者可有是心,而臣子且不可有是语”。
 在拜将后的东征西讨中,韩信的热衷功名,要求裂土封王的所为,实有许多让刘邦不放心之处:平赵,他为张耳请赵王,“信之请立赵王,是自为封王之地也”(中井语)。定齐后,又自请假王,刘邦为此非常恼火,但迫于当时形势,勉强答应。前203年秋天,刘、项划鸿沟为界,刘邦趁项羽引军东归的懈怠之机,追杀项羽至阳夏,约韩信、彭越共击之,但二人皆未至,致使刘邦固陵失利,延误了灭项的时机。刘邦只得封赏二人,划陈(今河南淮阳)以东至海广大地区为齐王韩信封地;封彭越为梁王,划睢阳(今河南商丘)以北至谷城(今山东东阿南),为其封地。齐王韩信、梁王彭越才会兵垓下。对此明人李东阳一针见血地指出:“信之罪,独有请假王、期会不至二事”。
 明知刘邦对自己不信任,韩信初到他改封的楚国,却“行县邑,陈兵出入”,摆他大将军的威风。至于为了乞求楚王位的苟安,不惜献出朋友钟离昧的头颅,更暴露出其人格的贪婪与鄙俗。
 张大可先生指出:“韩信能忍夺军徙王,而不能忍夺王贬爵。这正是对他热衷功名利禄的生动写照”。清代吴敏树认为韩信“其为人好大而夸,而又权变太深,虑胜太极,由欲有蔽之尔。故曰:患生于多欲。信之败,诚以此尔”。
 凡此种种,如何让刘邦对韩信等放心?所以削王为侯并加以拘束,是刘邦对韩信的基本策略。宋司马光认为:“信以市井之志利其身,而以士君子之心望于人,不亦难哉!”韩信被杀是咎由自取,他不是死于愚忠,而是死于那“裂土封王”、以贵求富的贪欲,死于不甘居人下,处处想出人头地的性格缺限。
 二、居功自傲,角色定位不准。
 摆正自己的位置,就是明确自己所处的社会地位,知道与自己地位相应的身分,了解这种身分的行为规范,以便使自己在社会活动中的行为与自己的身分相符合。
 韩信在军事上是天才,但在处理人际关系上则是个“弱智儿”,尤其是在与刘邦的“上行协调”上,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角色定位不准。他“有才却恃才傲物;有智而不能审时度势;有能力但目空一切;有了权则欲壑难填”。作为臣下,本应该自觉服从刘邦的领导,但是韩信却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从《淮阴侯列传》等文章的记载中,可以看出韩信多次违抗命令和居功自傲。
 韩信在“闻汉王使郦食其已说下齐”的情况下,不请示刘邦,不顾大局,为邀功而继续 “击齐”,致使郦生被“亨(烹)之”。其行为不仅在政治上失去了正义和信誉,而且其行为之残忍,与项羽诈坑秦降卒二十万并无区别。明人唐顺之在《两汉解疑》中认为:“信之杀郦生,实所以自杀也。贪一时之功,不顾违高祖之命,是自取猜忌也。”
 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写道:“始,汉与楚相距荥阳,信灭齐,不还报而自王;其后汉追楚至固陵,与信期共攻楚而信不至;当是之时,高祖固有取信之心矣,顾力不能耳。”平定齐国后,韩信派人向刘邦要求“自立假齐王”, “自立假王”韩信要的虽只是虚名,可在刘邦看来就是野心。清人王鸣盛说:“韩信自立为假齐王,已种下被杀的祸根”。围攻垓下时按兵不动,实则是向刘邦要挟,刘邦许诺封地封王的名分也是处于无奈。如果说,韩信第一次索要“假齐王”是出于镇统齐国需要的话,而第二次对刘邦合围垓下的战略采取按兵不动的做法,就是带有孤标傲世的心态和恃功而居的成分了。
 钟离昧是项羽手下的一员猛将,多次在与刘邦正面对峙时给刘邦以沉重打击,因此刘邦非常痛恨钟离昧,当刘邦“闻其在楚”便“诏楚捕昧”,但身为楚王的韩信先是抗旨,并未捕昧上交,直到后来高祖“伪游于云梦者,实欲袭信”时,为保命保位才逼钟离昧自刭,“信持其首谒于陈”。对于韩信的做法,易中天认为是“卖友求荣”、“讨好献媚”,在道德上、心理上输了一招棋。韩信的所为应该说在刘邦的心中早已种下了不信任的种子。
 汉高祖十年,陈豨起兵造反, “陈豨果反,上自将而亡,信病不从” 。装病不从,明显是对刘邦不忠,所以,在刘邦的心目中,韩信已是刘氏争夺霸主地位的最大的威胁。统治者最看重的是权位,只要谁涉嫌威胁自己的权位,不管他原来有多大的功劳,都是不能容许继续存在下去的,非除之不能放其心。韩信正是犯了这个大忌,焉能不死?杀韩信只是迟早的事。        三、恃才轻人,心态严重失衡。
  现代领导心理研究告诉我们,领导干部的心理素质对其自身的成长与发展及领导绩效都具有重要的影响。良好的心理素质,健康、稳定的心态是领导干部必须具备的重要条件。一名领导者,应该胜不骄、败不馁,在挫折面前保持乐观、坚强的精神状态,不能怨天尤人,牢骚满腹。但是韩信在被降王为侯后,郁愤不已,心理严重失衡,进入了“拜权攀附心理”、“逆攀比心理”的心理误区,他尤其不能容忍自己与一般将领相等同的现实,于是“常称病不朝从”。
 司马迁在《淮阴侯列传》中写道:“信由此日夜怨望,居常怏怏,羞与绛灌等列”。试想刘邦能安心忍受部下如此“怨望”吗?降侯、灌婴他羞与之伍;刘邦的妹夫、名将樊哙对他谦卑礼让,他不屑一顾,不愿与之同伍。这样,刘邦的亲信能不在刘邦面前诋毁吗?韩信甚至连刘邦本人也不放在眼里,说带兵打仗“陛下不过能将十万”,而“臣多多而益善耳!”狂傲放肆至极,因而遭到刘邦的羞辱,“多多益善,何为为我擒!”人生的巨大变故,没有唤起韩信的自省,昔日战场上叱咤风云的辉煌,永远是他居功自傲的资本。凭心而论,不要说他面对的是皇帝刘邦,就是面对普通的同事,说这样的话也是听着叫人不舒服的。
 韩信二次被夺兵权,由齐王徙为楚王,由楚王贬为淮阴侯,直到最后被杀,应该说刘邦一直对他猜忌不放心。从这里可以看出韩信的沟通协调能力较差,如果韩信能及时沟通交流,表明心态,交流观点和看法,寻求共识,消除隔阂,那可能就会是另外一种结果。
 明人王夫之认为韩信:“既夺之后,弗能怨也”。怨必生恨,恨必变心,韩信自感失落,不平之心自起,反叛之意或可有之。所谓“兔死狗烹”之论者,是腐儒之见也,假如狗要咬死你,你能不把它打死吗?你能因为它曾经有功于你而继续宝之爱之吗?更何况刘邦处皇皇天子之位呢?
 对于韩信的性格缺失,司马迁写道:“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淮阴侯列传》)对韩信不注意人格修养、恃才轻人、伐功矜能深表遗憾。
 从韩信被杀的原因分析中,我们(尤其是领导干部)应该从中得到一些启示,那就是领导干部一定要讲政治,摆正位置,维护上级的权威;要加强修养与锻炼,不去争名夺利;要注重沟通协调,不越位越轨;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健康、稳定的心态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干好工作,立于不败之地。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