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出坏事的地方咋都像鹅城  

2011-05-16 11:47:46|  分类: 谈天说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苏南通三余镇,副镇长王卫东疑似“陪酒死”,镇政府赔偿40万元。《现代快报》记者前往调查核实,未能得到官方的确切说法,还受到跟踪。据报,南通通州区已组织调查三余镇副镇长王卫东意外死亡事件。

  就事论事,副镇长醉酒而死,应分因公因私。因私醉酒而死,与镇政府无关,副镇长家属若有赔偿要求,应拉同饮者上法院。因公醉酒而死,镇政府应当给予赔偿。有人觉得这很不合理,我也同意。但官员受工作指派而喝酒,属于完成公务,付出生命,有权获得赔偿。但接下来,是民众有权追究政府的责任,为何要把喝酒指派为工作,这应有官员承担行政乃至法律责任。这就是说,政府赔偿其雇员,与民众追究政府,是因公醉死里面的两重关系。

  因公醉死之外,不合规定而配置公车,有因公车祸死亡的;花了公款满世界转,有因公意外死亡的,赔偿不赔偿?这些情况,性质上相当。但问题的焦点,不在于因公醉死不能赔偿,而在于争取权利,以制约权力不能胡作非为。否则,大家就会满意于某个因公醉死的人没有获得赔偿,但与此同时,公务喝酒却方兴未艾,仍有权力胡作非为,直到下一个因公醉死者出现,再次“顺应民意”地不予赔偿。顺应民愤而忽略权利,追求并满足于枝枝蔓蔓的事件解决,而不追求乃至不在意主权在民的根本实现,意义总是有限的,而且可能是负面的,因为它会使你忘记真实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民众对权力的限制,是一个真实的问题。新闻传播受到跟踪、阻挠乃至人身侵犯,也是一个真实的问题。但像三余镇副镇长意外死亡这样的事件,一旦这个事件处理好了,新闻传播受到的阻碍就会像民众对政府的权力限制一样,被忽略过去。

  在三余镇副镇长疑似醉酒死的事件调查中,记者的身历记,如同进入了鬼影幢幢的地带。现场统一口径的“疲劳死”,村民们低声嘀咕的“醉酒死”,医护人员眼色诡异的“不知道”,镇党委书记对王卫东事发日喝酒情况的闪烁其词,相关酒楼欲言又止的“不了解”,镇政府工作人员否认身份对记者的轮流跟踪等等,使人有白日撞鬼之感。

  这些画面,能使人想到《让子弹飞》里面的鹅城,能让人想到惊悚片中没有时间没有地点而只有无形之手控制的社会。但像三余镇这样的地方是有政府的,政府也是以公开的身份来治理的,却把一个地方治成如此诡异的状态,人们噤若寒蝉,话不敢说,简直连汗也不敢出。任何政府治理,讲究个堂堂正正、大白于天下,这才有所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才有基本的正气与光明。而现在,一些地方的治理刚好与此相反,不出事儿都很光鲜,出了事儿处理起来却总是让人想到“鹅城”。

  人们关注过很多事件,处理各异,但人们在关注事件过程中所受到的恐吓、阻挠无不随事件处理而尽数放过,从无穷追猛打,也从无追究处理,实为怪事。任何一个地方的恶劣事件,人们除了要得到事件本身的处理,还要使阻挠调查、干扰媒体的权力行为得到教训,否则我们就永远缺乏调查真相的基本条件。刘洪波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