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官清马骨高  

2011-04-12 07:41:26|  分类: 感物舒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谷

    《同官县志》民国版本,由于我的曾祖父辈和文瑄参与编撰,于我则多了一层宗法文化意义上的牵挂。古雅的线装书,多年来伴我左右,有一种居有志书气自华的惬意,常翻开来任意读上一段,情趣盎然。在县志人物志学艺篇中,记载有唐,流寓,杜甫,字子美,少陵人,遍游秦蜀,尝驰车鄜坊间,棲止县境数日,有县古槐根出,官清马骨高之句,留置署壁间

  这段简短的文字,在我心头萦绕多年,咀嚼不尽其中滋味。位居国际大都市巅峰状态的大唐帝都长安,在公元756年即唐天宝十五载,面临着致命的打击。这年春天,安禄山由洛阳攻潼关。五月,杜甫从奉先即今天的蒲城县移家至白水县,投靠担任县尉的舅父崔顼。六月,长安陷落,玄宗逃蜀,叛军入白水,杜甫携家逃往鄜州即今天的富县羌村。前往鄜州途中,杜甫在同官县城驿站寄宿几日,留下县古槐根出,官清马骨高的诗句墨宝,被置于县署墙壁上。七月,肃宗在灵武即位,杜甫获悉即从鄜州只身奔向灵武,不料途中被安史叛军所俘,押回长安。在困居长安时,杜甫写下了题为《月夜》的诗篇: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末解忆长安。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设想妻子在鄜州独自对月怀人的情景,挂念离乱中的妻子家小。半年后,杜甫写了《述怀》一诗:去年潼关破,妻子隔绝久。寄书问三川,不知家在否。几人全性命,尽室岂相偶。

    杜甫当年途经同官,推测时年四十四岁,面对设县三四百年的同官,古老的槐树已经盘根错节,树根暴出了地面。根出可见槐树的苍老,也可见县城的古老。同官,即今天的陕西铜川。公元357年,前秦符坚永兴元年设铜官护军,到公元446年北魏太平真君六年设立铜官县,因县境内有铜官川而得名,北周改为同官县。因军事上同官潼关混淆,1946年民国政府改同官为铜川县。后因煤而兴,1958年改为铜川市。在诗人杜甫眼中,唐朝同官县衙的马很瘦,骨头高耸,可见县官是清廉的。马挨饿吃不饱,骨头高耸,主人的境遇也就可想而知了。有怜之者曰:物犹如此,人何以堪?人甘如此,物何以堪?   

    欧阳修《六一诗话》引用了县古槐根出,官清马骨高的诗句,却未注明作者何许人也,引起学者对其出处的疑问。引文曰:诗家虽率意,而造语亦难。贾岛云竹笼拾山果,瓦瓶担石泉,是山邑荒僻,官况萧条,不如县古槐根出,官清马骨高为工也。在杜甫诗卷诗集中,却未见收录此诗,让人疑惑。《六一诗话》是我国最早的诗话,开后代诗歌理论著作新体裁。其言说方式是随事生说,其诗学主张是艺术的真实应当与生活的真实相一致,其中考证了李白《戏杜甫》中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主张言语的精工雕琢,反对不加修饰而过于浅俗,如有禄肥妻子,无恩及吏民的句子。并主张意新语工,如杜诗的一字不能移易。

    蹊跷的是县古槐根出,官清马骨高诗句,在被编入《全唐文》时署名成了皮日休,收入其《题同官县壁》一文。也就是被鲁迅在《小品文的危机》中誉为唐末一塌胡涂的泥塘里的光彩和锋芒的皮日休。《同官县志》记载:皮日休,字绍义,襄阳人,尝鉴胜关记,宋正和(应为唐中和,笔者注)三年为刻碣于县署壁间,今嵌二堂东边墙内。稚川石洞,杜皮诗句,至今犹传诵矣。晚唐诗人、散文家皮日休,生于公元834年至839年间,卒于公元902年以后,曾中过进士,当过太常博士官,后来参加黄巢起义,任翰林学士。因此,新旧《唐书》不为他立传。诗文多抨击时弊,同情人民疾苦。中和三年即公元883年到过同官县,有诗文题壁,比杜甫晚了127年。全唐文馆认为此诗是皮日休所作,其实应该是皮日休所引杜甫之作。全唐文馆不察,当代学者也一直把它当做皮文引用。县志中的稚川石洞,杜皮诗句,稚川指著述《抱朴子》的晋代隐逸葛洪,字稚川,葛真人洞,在县南二十里飞仙山上,名飞仙洞,即药王后洞,传为晋稚川洪仙迹。

  《四库全书》有一首宋代韩驹的诗:县古槐根露,官清马骨高。里门喧诵读,村落罢追胥。”“一字之差,或韩驹引用杜甫,或后人将韩驹移花接木给杜甫,不得而知。有人甚至认为此诗作者是宋朝陈休,明清人将此文落款由原来的政和三年休书改为中和三年日休书,就把它变成皮日休作品了。这两句诗究竟出自何人之手,众说纷纭,因为它是千古绝唱的好诗,破诗是没人抢署名权的。

  有《同官县志》记载为证,此著作权应属杜甫无疑。有人说有严粲《诗缉》的旁证,此二句当是杜甫的佚诗,我没能查阅到。也有官清衙门瘦的谚语俗语入书,与杜甫的诗意相近。天下事物有古有新,有清有浊,有贫有富,有正有邪。古代官员有千载流芳的清官如包青天、海青天,贪官也有不少。清官不为私利,为百姓服务,不仅自己吃不肥,就连家人或者仆从也不会肥。所谓爱民为国太清廉,马骨高耸入云天。马瘦,人更瘦。马致远有古道西风瘦马的名句,让我联想到,人是自己要瘦的,要做清官,甘愿自己贫苦,不损百姓而肥一己之私。一匹马跟上清官挨饿,也有点委屈它了。

  联想到现在的公车,有的官员的作派最好是宝马坐起来爽,假若一匹瘦骨嶙峋的老马,大概是要受到冷落的。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