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原创]大杨树下的故事  

2011-12-20 15:17:58|  分类: 老黑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夫老黑

早前,俺村里有一棵大杨树,树干有三人合抱那么粗,七八丈高,从离地面三四丈高的地方分出三个枝叉,叉又分叉,叉又分枝,枝叶繁盛,形成了有蓝球场大小的一块树荫,离三五里就能看见这棵大杨树,周围几十里的人,一般不叫村子的正式名子­----天主教营子,都习惯叫大杨树那营子。这棵树长在生产队饲养处门口的对面,向西一点就是生产队的场院,不论农闲农忙,每到中午、晚上,大杨树下都聚很多人,东家长、李家短地讲一些闲闻趣事,说说侍弄庄稼的手艺。所以,大杨树下就成了村民们唠嗑拉呱(拉呱是当地俗语讲故事、说书、闲聊的意思)的地方,成了生产队传达上级政策、布置农耕事务、调解村民纠纷的场所。

俺村有个叫陈大嚷的人,他五十多岁,个子不高,脸庞油黑,扒头顶,鼻宽口阔,一副干部模样;他说话流利,声音很大,略微弓腰,冬天戴一顶貉(hao)皮帽子,夏天戴一顶退了色的蓝色解放帽,后腰上别着皮烟盒呗(烟口袋)和玉石咀烟袋。他每与人唠嗑,都先找个靠墙处蹲下,点上一袋烟,吸上一口,吐出个烟圈才说话,每当他把烟灰往石头上一磕,用烟口袋把烟袋一挽,往后腰一别,说明他要走了,他走路飞快,烟袋在后腰一撅一撅的,好象有什么要紧事要办是的。

有一年夏天,村民们吃过午饭后,又聚到大杨树下唠嗑,大老陈也蹲到那抽烟,一个小伙子就逗着问:“陈大爷,你说这棵大杨树有多少年了,你到大队说说,咱们把它伐了盖房子得了呗。”陈大嚷笑着说:“多少年,比你爷爷年龄还大。”接着又说:“你别看这棵树大,作柜子打家具还行,盖房子就不成了,你看这树干做柁当檩子粗了,那几个枝叉又不直,砍倒它也没什么用,还不如留着给大家乘荫凉呢。”

小伙子接着问:“看起来你也是外行,那有用杨木做柜子的,还不让虫子给嗑了,要不给我们说个笑话得了。”陈大嚷说:“那你怎不问张木匠呢?”大家起哄说:哎!陈大嚷,你别不服,别在圣人面前讲道德了,量材下材打家具你肯定不行,要是把你那些芝麻烂谷子事,给大家叨咕叨咕,可能还有人听。陈大嚷被大家一逗还真的来劲了,说:“那我说一个量才使用的笑话,给你们听听,看我会不会量才使用。”他又装了一袋烟点上说道:

有这么一户人家,门前长着一棵榆树,一粗一细分了两枝叉,这家人请了个木匠,把榆树放了,用粗的做了猪食槽子,用细的刻了一个天地爷(玉皇大帝)供了起来。到了晚上,用粗枝做成了猪食槽子愤愤不平的说:“咱俩是一棵树长出有兄弟,你怎么变成了天地爷,天天有人给你烧香上供,享受人间烟火,而我却成了猪食槽子,冬天一身冰,夏天一身水,天天被猪啃来踏去!这不公平。”用细枝刻成的天地爷说:“你我虽一母所生,共同吸收日月风霜之精华,但咱俩谁能干什么,是命中注定的,你只能作猪食槽子,所以长的就粗,而我可以当天地爷,就不用长得象你那样笨。”猪食槽子不服气道:“当天地爷有什么难的,不就是人们求你下雨,你就下雨,求你刮风你就刮风吗?这谁不会干!”天地爷说:“这样吧,今天咱俩换个位置,我当猪食槽子,你当天地爷,如果你能处理老百姓的祈求,你当天地爷好了。”

第二天,来了好几波祈求的人。一波人摆好供品,烧香酌酒,跪拜叩头。说:“老天爷呀,快行行好下点雨吧,久旱不雨,地起白烟,在不下雨今年的庄稼就要绝收了。”猪食槽子正要答应下雨之求,又来了一波祈求的人。

第二波人,如此这般地摆好供品,说:“老天爷呀,快行行好吧,千万别下雨呀,我们刚把生姜从地里起出来,准备晾成干姜卖掉,如果下雨生姜就会霉烂,我们又要白干了。”猪食槽子一听,麻烦了,有要求下雨的,有要求不下雨的,这可怎么办呢?正在思索,又来了一波祈求的人。

第三波人,如此这般摆好供品,说:“老天爷呀,快行行好吧,千万别刮风呀,我们的果树刚开花,如果刮风就会吹掉果花,今年就会减产呐。”正说着,又来了一波祈求的人。

第四波人,如此这般地说:“老天爷呀,快行行好吧,明天给行点风好吧,我们船帮准备出航作买卖,保估我们顺风行船,省力快跑,多赚银钱,我们来年杀猪杀羊,供奉你。”

这猪食槽子变成的天地爷那见过这阵势,平时里虽然受猪啃牛踏等皮肉之苦,可心中无事,能吃能睡,没有动过这些心思。是下雨还是不下雨,是刮风还是不刮风?真把猪食槽子给难住了,没有办法只好求“天地爷”说:“你看如何是好?”天地爷说:“这有何难,听我道来。”天地爷接着说:

夜间布好雨,

白日晒姜干,

船头微风起,

禁吹果树行。

 

猪食槽子听言,自愧不如。道:“你如此这般,轻松安排,我本愚顿,还是在房屋檐下,当猪食槽子罢了。”天地爷说:“思本心头起,才乃历练生,终日树荫下,必定垄上行。”

大家正在回味笑话的内容,那个小伙子说:“陈大爷,再讲一个井沿的故事呗。”陈大嚷笑了笑,把烟袋一磕、一挽、一,一撅一撅地走了。大家说,别走啊,再讲一个吗!队长站起来说:“行了,下地干活去,没听出来他在骂你们吗?你们这些小伙子,不好好想想,就这样混一辈子了。”

(本文素材由网友青松提供,201112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