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原创]疱丁外传  

2011-12-16 15:45:32|  分类: 老黑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夫老黑

疱丁乃庄子笔下一屠夫也。疱丁为梁惠王解牛,受褒而扬名,然疱丁成名之后,所历思变,《庄子》却无记述。余偶得天书,始闻疱丁挂刀洗心之事,颇受警示,现予录之。

《庄子》言:疱丁视解牛为艺术,其解牛用意念与牛接触,用气息控制屠刀,利刃在肌腱和骨隙间游弋。每遇筋骨交错之处,便神情集中,止吸屏气,动作精准,刀刃轻摆,瞬时骨肉筋腱分离。故疱丁解牛之刀,历十九年屠牛数千,仍寒光如新。疱丁自诩,解牛三年,而无见全牛,唯见牛之肌理筋骨。此论被梁惠王誉为“养生之理”也。

疱丁为梁惠王解牛名声大噪,屠宰场似井市之繁,观其解牛者无数。老牛、小牛、公牛、母牛,该杀之牛、不该杀之牛,疱丁皆率意而为,挥刀之惬意,彰显解牛艺术之冲动,从无怜悯悔过之心。

一日,疱丁为酒肆解牛,操刀以指试刃,利刃嗡响,寒光逼人,便快步走向受戮之黄牛。猛然间,疱丁睹黄牛绝望期待、泪光粼粼之眼神,一丝怜悯之情涌上心头,观此牛无惊恐惧骇之象,非抱同类之志,然眼含汪汪泪水,何也?迟疑间疱丁迈步向前,不想那黄牛竟然四膝跪地,“呜——呜!”地叫了起来。如此境况,使疱丁心生惊悸,首度对生命产生了敬畏之感。疱丁木然而立,思忖到莫非这哑巴牲口亦存未了之事。转念一想,这畜生终日犁地拉车,死期将至,莫非求一饱食也?于是,疱丁采一束嫩草置于黄牛面前。然黄牛并无食意,瞪双眼而泪下,疱丁伏身手抚黄牛凄然说到:“黄牛啊!想活命乃人畜之愿,然我乃屠夫刽子手也,焉能保你性命?人上跪祖宗,下跪父母,你虽一畜生,我焉敢受跪拜之大礼,我唯百倍用心,保你免受刀砧之苦,起来吧。”说着疱丁已泪流满面,黄牛伸出舌头,舔了舔疱丁脸上的泪水,瑟瑟地站将起来,凛然处之。

疱丁惧怕黄牛期待之目光,转将身来,默默梳理解牛之要领,唏嘘道:“伙计,非吾不义,吾以解牛为业,别无生计,今取汝命,实无奈也,上路吧”。疱丁猛然回身,寒光一闪,黄牛已身首异处,然牛头仍含泪凝视疱丁。

疱丁剖开牛腹,方知黄牛已孕一犊,怅然悔悟,始悟黄牛跪拜之意,顿时泪眼模糊,急脱棉袍,裹犊便走,朝牛头悲怆大叫到:“老伙计,放心吧!”牛头安然闭目。

自此,疱丁引牛犊隐没山林,解牛之术永绝于世。

20111216

  评论这张
 
阅读(745)|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