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原创]井沿的变迁  

2011-12-13 11:37:46|  分类: 老黑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夫老黑

我的家在河北省北部一个叫天主教营子的村庄。听老人讲,村里有一口井,地下水很浅,距地面也就三四尺深,不用辘轳提水,只用扁担钩子钩上水桶就可把水提上来,因而得名井沿。当年井水很旺,遇上涝灾之年,井水还能自溢出来,一个江湖术士说:这口井龙脉过旺,主村子不太平,村民们听了术士的忽悠,拉来几块大磨盘扔下去压上,从此水面下降到二、三丈深,既使这样村子也没有太平,还是出了一件大事。

天主教传入中国后,以赤峰为中心的东蒙古教区,在该教区北部共设4教堂,包括别列沟总堂、枯柳图堂、童家营堂和井沿堂,其中井沿堂就设在我们村。教堂的名气越来越大,天主教营子就叫响了,人们渐渐地把“井沿”遗忘了。奇怪的是,虽然叫天主教营子,可全村没有一人是天主教徒,后来才知道,义和团反洋教运动时,把教堂毁了,还杀了很多教徒,现在的村民都是搬迁来的。

我小时候,全村共住着张、许、梁、门、李等四十余户人家二百多口人,经常听老人们讲井水旺盛和闹义和团的事。村里有一个护林员,他是从外地搬来的独户,是抗美援朝时的退伍老兵,他身材矮小说话嗓门大,人们都戏谑地叫他“大老陈”或“陈大嚷”,这大老陈见过世面,多少认识几个字,又能说会道,他讲起村里的历史就眉飞色舞,他说:当年闹义和团时,拳民攻打教堂,打死教徒上百人,教堂的大火烧了七天七夜,教堂要是留到现在,咱村就好了。他还说:现在的场院(农村秋收时存放待脱粒庄稼的地方)就是原来的教堂,现在场院很厚的围墙就是教堂的围墙,因为场院里死过很多人,村民都很忌讳,所以没有人在那里盖房子。可是我们这些小孩并不相信他的话,说他聊天扒戏(就是撒谎的意思),一个叫孬三的孩子就提出疑问,说:“把水桶扔到井里,就会沉底,怎么能扁担钩子钩上来呢?”

大老陈说:“小孩子知道什么,早以的水桶是用木板作成的,不是现在的铁皮,大家说木头掉到水里会沉底吗?”

有人问:那你说我们都是从哪搬来的?大老陈指着大家说:你们家是从赤峰搬来的,他们家是从老府搬来的,他们家是从口里搬来的(口里:泛指河北张家口、北京古北口等长城以内的地方),他们家是从梁前搬来的。

又有人问:你说原来村里人不是被杀,就都跑了,现在这些村里人都是后搬来的,那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看见杀人了?

大老陈说:你们把书都念到哪里去了,我没见到杀人,我不会从书上看。

大家齐叫道:那你把书拿来!大老陈再也不说话,气呼呼地走了。

日月如梭,几十年过去了,大老陈早死了,当年那些十几岁的孩子,没当上爷爷,也当上奶奶了。现在,别说“井沿”了,就是“天主教营子”也没有几个人再提起,更别说这个村子的历史了。凭着我对“井沿”残存的记忆,我经常搜集一些关于“天主教营子”的资料,梦想还原那段历史。偶然看到博友介绍一本名叫《拳祸记》的书,书中提到了井沿教堂被毁的情况。

书中说:在东蒙古教区北段,以赤峰县为中心,全境共设别列沟总堂、枯柳图堂、童家营堂和井沿堂四个教堂,有神父9人,教民4300余人。其中,别列沟总堂备有枪炮等器械,还集中教民800余人守卫教堂。闹义和团时,该堂堂主接主教来信,传知义和团反洋教情况,令教职人员劝教友加倍热心,预备致命。那一年的69日,当童家营教堂贾神父由井沿教堂返回,路过山湾子拳场门首时,义和团团民骑马执刀追赶,贾神父策马急驰而逃。710日,德神父派教民张福元、尹凤鸣到山湾子附近探听消息,被团民拿获正法。与此同时,义和团团民和群众攻打井沿教堂,当攻入堂内时,战斗十分激烈,打得教民自墙堕地,众心大乱越墙而逃,击毙教民76人,教堂房舍皆被焚毁。井沿教堂焚毁后,教民成群结队逃往大索台村和围场一带避难,有的教民逃往童家营子教堂。德神父等,见势危急,于720日,手持洋枪带领教民80人扬鞭驰马到程家营村,妄图剿除拳场,义和团团民头戴红巾,手持大刀,另有官兵二十余人分三队迎击,死伤30余人,729日,义和团联合赤峰粮捕厅蔡宗翰马兵50人,步队20余人,并雇猎炮夫200名,复集蒙、汉群众,齐心奋力围攻童家营教堂。围困三日后,教堂内井干无水,迫使教士教民炒米而食,渴极难忍,虽污水亦争吸而尽,义和团和清军官兵决计采取政治攻势。喊曰:尔教民,本系华人,尽可免死,回家乐业,惟将德鬼子(即德神父)交吾足矣。堂内教士拒绝投降后,于82日晨,义和团民把洋油浇于草上,烧毁教堂大门,又打死打伤教士教民30余人,随后撤围而去。

上文所涉及井沿、别列沟、童家营、山湾子、大索台村、程家营、围场、赤峰等地名,除井沿外,其它的仍在使用,而且都集中的河北省围场县与内蒙古赤峰市的交界区域。由此推断,这里所讲的井沿就是我们村子原来的名子。没想到,当年大老陈所讲的故事,并非扑风捉影,还真有其事,可惜当年没有人把他讲的故事当成真有的,也不知道“大老陈”的脑子里还有多少故事,没有讲出来,流传下来,真是可惜了。

如今的天主教营子,已非往日,由于水土流失,泥水淤积,四周的农田高出了村庄很多,原来村庄所在的高地,已变成了低洼,记忆中的老房舍都不见了。村后边的公路也早就改道到北山脚下,变成了柏油路,村民为了防御洪涝灾害,也陆续从村里向北山脚搬迁。这几年随着国家城镇化建设的加快,很多村民都到县城买房子,年轻人不是在外上学,就在外打工,村子基本成了留守村,估计天主教营子也叫不了多长时间了。

井沿这个词承载了一个村庄,无数人的生活,不同信仰之间冲突与溶合,近百年的世事沧桑,是历史文化的积淀。用不了几年,井沿这个村庄不但从物质形态上要消失,从文化形态上也会被人们遗忘。这就是沧海桑田,就是文化的灭失与重生,相信在哪一部典集里,还能够发现关于井沿的记忆。

 

[原创]井沿的变迁 - 农夫老黑 - 农夫老黑

 

[原创]井沿的变迁 - 农夫老黑 - 农夫老黑

 

[原创]井沿的变迁 - 农夫老黑 - 农夫老黑

 

20111213

  评论这张
 
阅读(71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