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我和政治家吃兔子  

2011-11-22 22:28:22|  分类: 感物舒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懂政治,但并不妨碍我和政治家一起吃兔子。为了这个目的,我们必须先去抓兔子。

       政治家不是猎人,他无需准备弓箭,无需挖陷阱,更不会直接去找兔子。他首先要做的是建立一套理论,阐明政治主张:兔子是旧制度的代言人,阻碍历史前进,阻碍生产力发展,是积弱与贫穷的根源。为天下苍生福祉,我们要剿灭兔子,这是历史重任,我们责无旁贷。最后,他还必须描绘一副美妙的远景,那就是吃了兔子的若干好处。这最后一点是政治家的镇山法宝,所有的政治家都需要贩卖未来。

       政治家将自己的理论公诸于世,并且四处演说,广泛寻求合作者。他必须召集一批信徒。

      第一个投奔他的是狗。这是一条面黄肌瘦的狗,苦大仇深,恨不能将所有的兔子都弄上自己的餐桌。政治家对他谆谆教诲,帮他剔除个人主义,提高思想境界,将他培养成一个理想主义斗士。于是乎,狗觉得自己吃到吃不到兔子并不那么重要,能让普天之下的狗都吃到兔子那才是重要的。

      狗引来了狐狸,狐狸引来了狼,狼推荐了豹子,就这样,一批垂涎兔子肉的信徒聚集到一起。政治家用调教狗的办法将他们一个个变成狂热的理想主义斗士。

       我觉得火候已经到了,建议政治家向兔子下手。但是政治家笑而不答,继续做他的事情。

       他着手组建政党,取名“食肉党”。以点带面,全面铺开,各州各府都有他的组织。他设立了权利运作法则,下级服从上级,地方服从中央,中央服从他本人。他忙得不亦乐乎,经常废寝忘食。我屡次规劝他,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本钱不存何以赚钱?然而他完全听不进去,依然埋头苦干。他坚定、专注、忘我、无私,令我肃然起敬。

       一切准备就绪,天时地利人和。六月飞雪,十月大旱。黄河改道,淮水泛滥。天下汹汹,人心思汉。政治家传檄四方,罗列兔子罪状,罄南山之竹难书其详,天怒人怨,人人得而诛之。九州哗然,万众汹涌。兔子们顷刻间成了众矢之的,覆灭之运只在朝夕。政治家笑曰:“兔子应该这么吃”。

       没过多久,我们果然吃到了兔子。白的,黑的,麻花的,品种之繁,来源之广,完全超乎我的想象。正所谓四海来朝,八方贡献,取之不尽,用之不绝。老实说。我的胃口早已厌倦,相对于兔子我更想吃鸡。

       某一日,狼与狐狸得胜回朝,同时还带来了五花大绑的“兔总司令”。一见之下,我心中大喜,革命终于成功,那个政治家所描画的神仙乐土就要出现了。我禁不住狂放起来,厉声喝到:“快与我推出午门,斩首,斩首!”

       然而,政治家忽然大笑。他走下王座,亲自为兔司令松了绑。昔日仇敌,顷刻间冰释前嫌。政治家许以厚禄,兔司令俯首称臣,叩谢不杀之恩。政治家豪迈挥手,封兔总为“好闲公”,取“游手好闲,聊以度日”之意。兔子们从此隐居丛林,不敢轻易露面。

       这一幕来得突然,非但我有疑惑,狗狼诸君更是愤愤,独有狐狸暗中哂笑。朝堂散会,狗追上狐狸问道:“我们喊杀多年,欲食其肉,寝其皮,何故挥手就放了?”狐狸答曰:“这是政治。在政治家眼中,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厉害权衡,这才是关键。”说完,扬长而去。

       这件事情之后,狐狸离开了我们,接着是狼和豹子。他们各回老家,重操旧业。山岭还是那道山岭,溪流还是那条溪流,兔子依旧是那群兔子。而他们,还是他们。

       我也离开了,扛着一根鱼竿,游走江湖,四处垂钓,象兔子一样游手好闲。

       狗很忠诚,怎么也不愿意离开,他要继续革命,捍卫新政权,提防兔子复辟。自私点说,他还想好好分享一下胜利果实。狐狸是他的至交,所谓狐朋狗友,夸的就是他们的友谊。狐狸临行前劝狗一起走,但是狗却说:“人各有志,就此别过。”狐狸无奈,送书于我,只有一句话,“岂不闻韩信之死乎?”不过,我并不想把这句话告诉狗,一则他确实忠诚,二则他劳苦功高,想来不会有事。

       中秋节的时候,我接到政治家的请帖。说是多年未见,心甚挂念,有望一聚。我欣然赴约。席间,我问及狗之近况。政治家沈吟片刻,用筷子点着一盘红烧肉说道:“孔明无奈,不得已斩杀马谡。可叹,千古遗恨啊。”我大惊失色,狗果然烹之矣!

       政治家见我惶恐,就解释说:“天下隐患,莫过于拥兵自重。天子不寐,无非是卧榻之下有人酣睡。狗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一切都是宿命。”我依旧惊魂未定。他接着说:“你是我的朋友,我十分信任你。尽管喝酒。”说着,他向我举起了酒杯。

       这桌酒宴风云变幻,从初始的尴尬,到最终的热烈,政治家显示了他力挽狂澜的才干。我越来越被他感染,不单赞同他对狗的处理,还建议他对狼和豹子也要提防。政治家闻声大笑:“如果叫你搞政治,你早夸了。什么叫做未雨绸缪?我早就动了手。”我不能不说他高明,于是举起满杯,请他碰了一起干掉。

      宴罢,政治家破例安排了两个美女陪我就寝,然而我已无心赏玩巫山云雨。我深知搞政治的喜欢打哑谜,二女前来,无非送来一个色字,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是不是在暗示我该知难而退?当然,也许他并没有我想的那么深奥,纯粹是一番好意。但是我已经成了惊弓之鸟,顾不得细想,只希望早点离开。我借故赏月,仓皇出逃,茫茫如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从此不敢踏入京城半步。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