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夫老黑

一缕墨香居陋室,半部春秋知古今。

 
 
 

日志

 
 

无证查处遭遇法律“花瓶”的尴尬  

2011-11-20 17:53:32|  分类: 工商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层执法经常会接到投诉或日常监督检查查到某超市、小卖部销售列入生产许可证管理目录内的无证产品,案值一般不大,多则几千元,少则几百元,甚至几十元。行政相对人配合调查,事实简单清楚,案审时问题却来了。

    什么问题,是不是处罚没有法律依据?正好相反,法律依据相当充分,《认证认可条例》第六十七条、《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管理条例》第四十六条以及《国务院关于加强食品等产品安全监督管理的特别规定》第三条都明确规定销售无证产品违法行为的处罚依据。是不是这几部行政法规的罚则相互矛盾,打起架来谁也不让谁,让执行者无所适从,不知道听谁的好?也不是,中国法律之间难得有如此团结,三部法、规除略有差别外,都十分一致地规定该行为要处罚5万元以上。新到执法岗位的同志看到这样的罚则通常都会很兴奋,“太好了,资源这么丰富,罚他几起,我们一年的目标就完成了。”老同志却叫苦不迭,“最低5万元,怎么罚?你想叫那些小卖部的老板都跳楼去?”

   确实如此,法律规定一旦与实际严重相脱节,司法实践便会处境尴尬。对一个货值金额仅仅几千元,盈利仅仅几百元(实践中往往更少)且主观恶性不高的违法行为,动辄处五万元十万元的罚款,其结果只有两种:要么是摆明小经营者倾家荡产,大家都去跳楼;要么法律得不到真正执行,成了摆设的“花瓶”。前一种结果把握不好容易怨声载道激发群愤让人怀疑执法者的动机,总而言之,很不“和谐”,因此执法者不到万不得已不敢用。于是,执法实践中的结果便是后一种----堂堂的法律规定得不到执行,或者是被“灵活”变样地执行,比如每种无证产品罚一两千块,“生生”造出一些减轻情节。这样一来,案子结了,罚没款也“进帐”了,但风险非常高,一是经不起诉讼,二是法律的严肃性遭到肆意践踏。这就是起点“五万元”罚则所逼的结果!何况,不罚也错,不罚就是行政不作为,说不定哪天落个处分也难说。因此,对此罚则相信基层执法者都颇有微词,早在2003年《认证认可条例》出台时该罚则最低5万元罚款就引来众多争议,反对声最高的就是来自基层,都说这样的罚则无法操作。可之后的《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管理条例》以及《特别规定》却对基层这样的呼声却无动于衷,和《条例》保持高度一致,罚款最低还是5万元。据说其理由正是要将违法者罚得倾家荡产,不能再违法,以便对违法行为纠正一步到位,杜绝再发生。目标很明确,可对于基层执法者,要做好认证认可监管工作,真的很难,查还是不查,罚还是不罚,都左右为难,十分尴尬。

    事实上,尴尬的远不止基层执法者,三部法规这样的罚则也让一部法律很尴尬,这部法律叫做《行政处罚法》。

无证查处遭遇法律“花瓶”的尴尬 - yql3355555 - yql3355555的博客无证查处遭遇法律“花瓶”的尴尬 - yql3355555 - yql3355555的博客  《行政处罚法》第二条规定:“行政处罚的设定和实施,适用本法。”行政法规必须得在法律没有规定的情况下才能做出规定,而且不得违反行政法的基本原则。然而,三部法规的该罚则已经严重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的基本原则。《行政处罚法》第四条第二款规定:“行政处罚遵循公正、公开的原则。 设定和实施行政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第五条规定“实施行政处罚,纠正违法行为,应当坚持处罚与教育相结合,教育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自觉守法。”

    依“三法规”规定,销售无证产品,哪怕货值只有几块钱,也必须处以5万以上的罚款。这样的规定明显违背了《行政处罚法》罚过相当原则,再者,立法者要把违法者罚得倾家荡产的立法目的,也跟处罚与教育相接合的原则相去甚远。因此,从上位法高于下位法,法律原则高于一般法律规定的角度看,三部法规的该罚则由于缺乏可操作性且违背行政法基本原则而无效,其处罚力度与违法危害程度之严重不对称明而勿辩。

   马克思说过“法律规定从来不是凭空就能想象得出来的。”而“三部法规”该罚则的由来却让人很怀疑这句名言的可靠性。虽然法律规定未必都能合理,但至少不能不靠谱。立法者的初衷试图通过严刑峻法来杜绝违法行为的发生,这看上去很美,实际却是与基本法理、法治精神相违背。如果这种推理能成立,交通管理就非常简单了,交通局、交警部门全可以撤销,闯红灯者由法院一律判死刑问题就解决了。立法者一意孤行的结果使得法律规定流于形式,慢慢地成了花瓶和笑料,非但不能达到立法目的,反而会破坏法律的公正性和严肃性,最后便是由政府的公信力来埋单。历史上不乏有这样的先例,比如《明大诰》规定,“贪一墨则剥皮”,其作用也只能是朱掌柜的有选择对少数几个加以执行而已,老人家走后便被子孙束之高阁。这样的立法方式其实质是人治思维的表现,发生在600年的明朝老店尚可理解,发生在提倡依法治国的今天确实不应该。

   幸好,2009年6月1日生效的《食品安全法》已经注意此问题,第八十四规定对销售无证产品行为的处罚门槛终于从5万元降到了2千元,可喜可贺!之前的草案罚款最低还是5万元,第四审能改过来,实在不容易!只是《食品卫生法》的适用范围仅限于食品以及其包装物。什么时候对其他认证产品的查处能像查处食品那样有个可操作的法律依据,别再让基层执法者左右为难,束手无策?什么时候我们的立法者能多听听底层的呼声,而不是把立法当成强者的游戏,决策者的想当然,再造出一个个美丽而无用的法律“花瓶”?

  我期待着......

(请有心人能把它转给有权制定法律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